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宁致远×苏志文】杨晓雪穿越事件簿

chapter fourteen 一个人也能花式虐狗

——沈家后院湖边长廊——

安静……很安静……非常安静……

宁致远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而我却想逃了,有木有?

妈个几!我刚刚说了个啥?

“咳咳,我什么都没说,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额,我是说:咱们现在回去吃早餐可以不?待会沈阿姨等急了,我先走了哦。”说完,我趁他脑子还没转过来就落荒而逃了。

“杨晓雪!你给我站住!”果然,下一刻便听到一声怒吼。才不,我还要再跑快点呢。

“呼……哈……呼……”我弯着腰撑着墙,剧烈地喘气,看着离我不远的宁致远,不愧是alpha,跑地真特么快,不行了,我得快点到餐厅里去,不然我就死定了。

好不容易喘匀了,靠在墙上:“你……你也追……追够了吧,这里又不是你家……被人看到了可不好?”

“谁让你乱说话,你给我打一下,我就不计较了。”宁致远这恢复速度真快。

“不玩了不玩了,你至于这么计较吗?我刚才只不过是说了玩的。”被你打一下我还活不活了。

“你……”“晓雪姐姐,致远哥哥,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外婆说让我叫你们去吃早餐。”

我回头一看,却见晓曦站在门廊下,忙把表情一收:“是晓曦啊,马上就来。”

“等等!杨晓雪!你站住!”可是宁致远不给面子,就见他要冲过来。

天哪,快闭嘴!我用手势比给他看,结果他没看到,这时,又一人打横里冲出来,宁致远赶紧刹车,差点撞到了来人。

“你们是?”却是一个男人,我站稳一看,哦,简东平。

一把拉过宁致远,真特么重,笑:“你好,我们是来沈阿姨家做客的。我叫杨晓雪,这是我弟弟致远。”

“哦,你就是沈阿姨说的帮苏先生开香水公司的杨晓雪小姐。”简东平先是一愣,随后才过来拉着我的手说,“你好,你好,我是简东平。”

“简先生好,我听沈阿姨提过你,你真是一表人才。”说套话什么的,我在行。

“杨小姐也不差,巾帼不让须眉。”好吧,你也不差。

“这位杨先生……”握完我手自然也要说说致远罗,我理解,可是杨先生?这里只有我姓杨啊。

“我姓宁。”我刚这么想,宁致远就抢白道。

“宁?宁先生你好。”简东平这反应速度厉害。

“那个简先生,他是我干弟弟。”

“哦,原来如此,多多担待,现在是早餐时间,想必两位也饿了,不如里面请。”

哦,对哦,吃早餐,吃完我还要去看苏大哥呢:“好的,里面请。”

话说吃早餐归吃早餐,你干嘛这个表情?我看着宁致远手里握着牛奶,却没有喝的意思,而是一脸怅然地看着沈阿姨左手边的那个空位置。哦,原来如此。(那个位置是苏大哥的。)

现在有种我这边刚决定将人交给你,却发现你那边进展神速的感觉,好吧。我低头咬了口面包,心里流着宽面条泪,宁致远你眼神太明显,虐狗啊!真不想把我帅气温柔可爱善良的苏大哥交给你啊,可是他也喜欢你,我有什么办法?再咬一口,表示吃不下去了,算了,我还是走吧。

别问我为什么态度转变的这么明显……

不行不行不行,这不是把苏大哥往火坑里推么?就宁致远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儿,我还真不放心。

干脆先带他俩去看病好了,话说我还不知道佩珊是什么性别……

只能待会问问致远了。

佩珊的病应该是先天性心脏病吧,治恐怕也治不好,至于致远,剧里探长说是神经压迫导致嗅觉失灵什么的,不过一想到这个,我就想到探长明明说用西医,结果却给致远扎针,汗!编剧太不靠谱了。

去顶楼看了看苏大哥,他睡的很熟,看来今天的样子好像好多了。

既然苏大哥那里没什么事,问明了附近的好医院在哪,就拖着致远和佩珊去了。

——上海公济医院门口——

上海公济医院,也就是后世的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到这时候已经创办了六十多年,在上海已经算是很出名的医院了。

这栋医院是由一座公寓改建而成,外墙是大气的红色。由于在拐角,所以平面图是呈一个大写的U字形。

这个年代还不存在后世的挂号啊什么的,所以也倒简单,唯一麻烦的是,多了一项关于ABO的,佩珊是omega,omega即使在不发情的时候也是会受到alpha信息素的影响,而且让她一个人也不行,所以只能先将致远送到alpha诊室,然后再带佩珊去看她的。

一问他俩,致远自不必说,以他那性格,当然是一口答应,至于佩珊,她倒是希望我带她去。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将佩珊安置在omega专用的候诊室,我和宁致远上了二楼,公济医院一共有五层楼,二楼是alpha的诊室,三楼是beta的诊室,而四楼是空着的,而五楼才是omega的诊室。

走在二楼的走廊里,发现这里人还真不少,看来这时候西医已经被人们所信任了。

“啊,杨晓雪,你的ABO性别是什么啊?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某人冷不丁地一句问话把我吓了一跳。

“我没有……”顺口搭话,反正没什么可隐瞒的,等下,这里好像是医院,我不会被绑走做研究吧,我瞄了瞄周围,松了口气。恰巧看到某人一脸“此人多半有病”的表情。

“这个等下再说,先去看你的鼻子,我还要回去照顾苏大哥呢。”我这么一说,某人果然忙向前走,果然苏大哥才是杀手锏啊!

“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啊?”跟着他一路来到门诊室,我几乎跟不上,腿长了不起啊。

“我说,你不是还要回去照顾志文的吗?那还不快点。”哦,急眼了,好吧,早知道就不说你了。

搞了半天,还是苏大哥,你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苏大哥是吧?我说我怎么这么贱呢,天天看你俩虐狗,你俩还没在一起就这样,那以后在一起了我还不得天天戴墨镜啊,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默默啃狗粮中……

——to be continued…… o(╥﹏╥)o

(lo主有话说:果然一到写感情什么的,真的很生硬啊。)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