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抱歉

由于号被封了

强制宠爱以后写完就用百度云上传,非常抱歉

目前章节……都被删了

(反正也没时间写)

年终总结

12月31日

第三篇年终总结了啊

转眼16年就剩最后一天了

开这个LOFTER也有两年多了

虽然我依然萌CP

但是我基本都是怎么也写不完

明年能不能写呢

有的时候想重新写

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头

明年

明年吧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六章 苏醒,困惑

(有话说在前面:本章的架构略乱,而且有很多没说清楚的事,包含了后文的故事,所以暂时不说。)

——慕容府——

烛影摇曳,暗淡的灯火包围中,屠苏双手紧紧握着床上人的手,一只手还包着纱布,此刻已经有血迹隐隐渗出,烛火太暗,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却能感受到压抑的氛围。

烛火虽然暗淡,但还能分辨床上之人,赫然就是慕容白,晴雪为他把脉,可是这次的脉象却四平八稳,和上次细弱难辨的样子完全不同,可正是因为太过正常,反而让他俩没来由地心慌。

晴雪站在门边静静地看着,说起来白天里她看到苏苏满手鲜血地抱着昏迷的小白进来时,她被吓了一跳,还好,只是手被划破了。

此时距离慕容白昏迷已近三个时辰,但他却一点要清醒过来的迹象也没有,他墨黑色的长发被拆开散落在枕上,却是光泽黯淡,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比初时还要憔悴许多,屠苏紧紧盯着他,一坐就坐了一下午,任晴雪如何劝也不听。

屠苏不敢妄自为他传输灵力,毕竟在情况明了前轻举妄动很容易出事,所以他只能就这么坐着,守着慕容白,无时无刻地关注着慕容白的变化。

唯一让屠苏心安的是,回到镇子里后慕容白的灵力慢慢恢复了,而那些青色的魔气也渐渐被灵力同化消失。

晴雪看着悲伤的屠苏,不忍打扰,只好退出里屋。

蜡烛渐渐燃尽,当最后一抹光辉落幕的时候,慕容白抖了抖长睫睁开了眼。

“慕容!你醒了!”灵力高深的屠苏即使在黑暗中也能视物,自是察觉到慕容白的苏醒,只是心情太过激动的他却忽略了慕容白眼底一闪而逝的青气。

“嗯……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回来的?”慕容白抿了抿唇,奇怪?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之前不是在镇子外的吗?

“你晕倒了,是苏苏把你带回来的。”晴雪抬着烛台走了进来,她本来趴在外间的桌上睡着了,却又被屠苏的呼声吵醒,就进来看看。

晕倒?为什么?他觉得哪里有点奇怪,可是却又没有什么头绪。

“慕容,感觉身体怎么样?”

“没事。”慕容白摇了摇头,不知原因的事总会让他耿耿于怀。

“没事就好。”屠苏点了点头,为慕容白掖了掖被子,“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嗯。”慕容白又一次抿了抿唇,听话地闭上了眼。

——七日后,清晨——

天际泛白,浓云翻滚间,一轮红日跃然而出,顿时照亮了多日来阴雨连连的小镇。

慕容白站在祭坛上,手中长剑直指初升朝阳,长剑飞舞,忽如蛇行,又如利刺,白色皂靴轻点处处积水的地面,却并未沾染水滴。剑招行云流水,人如白浪。

屠苏抱臂站在祭坛一角,心事重重地盯着衣袍翻飞的白色身影。自七日前慕容白苏醒以后,虽然依然淡然,但却似乎对他疏远了许多,他虽然担心,但也不便过问当日情形,本以为以慕容白的性子过一段时间自然会与他说,可至今也不见他有什么亲近之意。而屠苏也渐渐感觉到不对,可偏偏又说不出来。

那天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慕容会晕倒?是遇到了什么,还是身体出了问题?他的脉象又是怎么恢复如常的?……一个个疑问在屠苏脑中成型,似乎每一个都指向事实的真相,可若是慕容不打算告诉他,那么这些就永远都是迷。

屠苏皱了皱眉,在清晨的微凉空气里两人一人兀自思考,一人飞身舞剑,竟然过了一个上午,待得慕容白收剑之时,已是日上中天。

慕容白归剑入鞘,抬头便看到了不远处的祭台,祭台上刻画的奇特花纹此刻让他感觉熟悉又陌生,不由看得入神。

好一会儿后,他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东西,微微皱了皱修长的眉,他怎么会……原来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已经靠近了祭台。

他低头看着那空无一物的祭台之上,又似乎感应到什么抬头去看正前方的台阶上的石牛,那石牛身后巨大的石刻轮盘在阳光中怡然不动。

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可是又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那天慌张地跑到了那棵树下,随后慕容青就出现了,接下来……接下来他就回到了府里,那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慕容青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而不是趁我昏迷占据我的身体?这不像是他的作风啊……“嗯!”慕容白捂住头,头又开始疼了,自从上次昏迷的事过后,他总是头疼。

慕容白揉了揉额角,也许因为无法思考下去,他便放弃了,握住剑踏下祭坛来,路过屠苏身边时,只是对他礼貌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其他表示。

他忘了很多事,但却还记得屠苏和晴雪,默认了他们和他住在一起。

屠苏看着慕容白擦身而过,也不过是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他大抵知道原因,只是这次他却是全无对策了。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lo主已死,有事也不用烧纸,真的,最近忙的飞起。)

小凡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峰哥,生日快乐,期待你的小凡

书和明信片收到了,谢谢黑白太太的明信片和桔小梗太太的书,一打开就看到肉肉(羞羞脸)好满足。

【峰宇】【宁苏】杨晓雪穿越事件簿

chapter fifteen 妈的智障

实在不忍直视某人,我带头推开诊室的门,迎面是一个宽大的房间,左右两边各有两张诊桌,此时靠近门边的的诊桌上一个医生正低着头不知道在写些什么,另外三个人都有病人。

许是听到门响,那医生抬起头来,我擦!竟然是个帅哥。

哇!那眉,那眼,帅的不要不要的。(峰宇:喂!你是打算抛弃我们了吗?雪:只是觉得他帅而已,至于吗?就许你们谈恋爱,不允许我脱单啊。)

“喂喂喂!你发什么呆呢?”等我再清醒过来时,又见某人的大脸,上一次……好像是半年前来着。

“没有。”我拍开某人的脸。

“哦,李医生,我们开始吧。”看着他一脸疑惑地坐在桌前,熟稔的和帅哥医生说话,我刚才到底呆了多久,好丢人啊。

算了,我还是先走吧,我扬起一个标准的淑女笑容:“李医生,致远的鼻子就麻烦你了,我还要带他妹妹去看看。”

“好,杨小姐,你去吧。”那李医生也是极其礼貌。

走到了门口,关上门,呼了口气,天啊。我到底发了多久的呆,太丢脸了。

“算了算了,先找佩珊去。”我摇了摇头,将那些东西甩出去,咚咚咚的下楼了。

——五楼,omega诊室——

我坐在诊室外的长椅上发呆,话说那个帅哥医生好像姓李吧,……我喜欢上他了?不至于吧,刚刚只是开玩笑的,不行不行……

“晓雪姐!”这时,一声呼唤吓了我一跳。

“佩珊,怎么样?医生怎么说?”我抬头一看,却是佩珊,忙道。

“医生说是什么先天性心疼症……说是用药物调理的话可以好些,但是根治是没办法了。”看她的表情应该没发现我刚才的异状,呼,吓死了。

虽然早有所料,但是听到治不好我心里还是莫名心疼,正打算安慰安慰她,楼下却一阵骚动。

“晓雪姐……我好难受……”我刚打算看看怎么回事,回头就看到佩珊脸颊绯红地看着我,空气里飘荡着百合的香味,不会吧,这个时候发情?!

不对啊,好像不止有百合花的香味来着……

“医生!医生!帮她看一下。”我赶紧推开门把佩珊一把推进去,随后把门紧紧关上了。

水仙花?空气中的百合香味里还掺杂了些水仙的香味,而且越来越浓。靠!那个傻逼玩意儿发情不会走远点儿,都影响到我家佩珊了。

我拉开窗子向下看去,只见医院大楼下的大街上,有大群男的女的正在围在一起打架,我了个去,我踏马会长白内障的好吗?我竟然看到了一男的被两个男的摁在地上扒光了艹,这个世界好危险啊我去。

尼玛!之前怎么没感觉到ABO的世界这么丧病呢?还有这信息素怎么跟春药似的,还是发散式升级版的。

妈的智障!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的混乱,你特么的发情期到了还敢出来,你看看你一个omega的信息素导致周围为数不多的没被标记的omega全都发情了,啧啧啧,真壮观!看样子今天这几位八成是废了,我勒个去。

街上alpha为了争omega进行了一场混战,却还有人围观。

咦?那些围观的人是beta吗?好像不受影响诶,看来我之前想错了,beta虽然各方面都比alpha差一点,生育能力也没omega强,但是好像也不受信息素影响,倒挺像正常世界的普通人。

所以,我实际可以把自己归在beta里的吧……诶?也不对啊,我没那玩意儿……算了算了,不想了,我还是去看看佩珊,下面那群智障还是随他们去搅和吧。

“喂喂喂!杨晓雪,宁佩珊没事吧!”就在我关窗转身打算推开门时,宁致远跑了上来。他……对了,他没嗅觉,闻不到。

“你怎么上来了?这里都是omega,你快下去!”

“哎呀!我没事,我闻不到,宁佩珊她到底怎么样了?”

“闻不到也不行,快下去,你身上的味道太重了,这里都是omega。”不得不说,虽然宁致远闻不到,但是还是受到了影响,他身上的那种青草的味道已经盖过他身上的熏香了,指不定等会儿会出事。

“话说你怎么没事?你是beta啊?”

“不是。”

“alpha?不是。”这个问题才问出来就被他自己否定了,我抽了抽嘴角,自问自答什么的很蠢的,你知道不?既然知道答案,还问个毛线啊。

“哎呀!别看着我了,我没有ABO性别,你可别嘴碎啊。”别用那种探究的眼神看着我,告诉你就是了。

“哦……那好吧,志文交给你照顾我也就放心了。”靠!转来转去竟然还是为了苏大哥。

“快下去!你要是被那个狐狸精给扒了,看我还会让苏大哥见你不?”这里都是omega,谁知道你那alpha信息素会不会让他们难受。我拽着他直接下楼,下到三楼时迎面差点撞了人。

“李……李医生?!”一抬头刚好看到了李医生,额,怎么办?在线等,急!

“杨小姐,你没事吧?”我去,今天怎么了?怎么老是走神?

“没事,李医生是要下去吗?”

“是的,我想这件事发展下去必定出事,要赶快阻止才行。对了,杨小姐,你要下去吗?”

“额,我就不去了,致远他……”

“我明白了,那杨小姐,要是没事的话,我先下去了。”摔!你到底明白什么了?我什么也没说啊。

“哦哦。”虽然心里吐槽,但我还是赶紧让开,他匆匆擦身而过,我问到一阵淡淡的药香。

“喂喂!杨晓雪!醒醒!”这时,一直被遗忘在一边的宁致远说话了。

“哦哦,什么事?”我回神,发呆真不对劲……

“喂!你是不是看上了李文皓了?”一转头,宁致远一脸调侃的表情快要戳瞎我。

“滚啦,”我踹了他一脚,看看他那个熊样哪里比得上文皓。(某晴:哟!文皓都叫上了,女儿,你恋爱了?某雪:那又怎么样?某晴:没,没,别忘了正事。某雪:行了,你辛辛苦苦让我爬墙,做事我会做到底的,别欺负我文皓啊。某晴:泪流满面,女儿有了男朋友就忘了妈……)

“诶诶诶!你别走啊!你还没告诉我宁佩珊怎么样呢。”后面宁致远的声音传来,我道,“你找个地方待着,我去看看,别上来了啊。”

“好吧,你快点。”看起来还挺焦灼的,算了,我先去看看,医院里应该有抑制剂吧。

走廊里的味道淡了。

“医生,佩珊怎么样?”我打开门,便看到佩珊整个人窝在旁边的沙发里,睡着了。

“没事了,她离得远只是受到了影响,等下醒了就好了。”omega诊室的医生是一位笑起来很慈祥的中年女子。

“医生,请问有没有药单?”就是诊断书一类吧,意思差不多。

“有。”医生递给我一张纸,我低头一看,一阵头大,果然自古医生的字体都是一个谜。

看着依然睡着的佩珊,打定主意先交待致远一声,然后去给钱。

“医生,我去付钱,能不能帮我看一下她?”

“没事的,你去吧。”

“好的,谢谢。”

——to be continued……_(√ ζ ε:)_

(lo主有话说:写的最顺的一章没有之一。女主的cp不用说了,就是这个姓李的医生,嘿嘿。)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五章 意外,昏迷

(有话说在前面:发糖,小心玻璃渣。谢绝刀片,寄来也不收。)

就说那边失去法力的魔王刚刚现身,这边刚走出不远的屠苏就感觉到腰间挂着的感应铃不断震动,并发出急促的铃声,可是紧接着那铃声却又消失了,这一切转瞬即逝,仿佛从未发生过。

屠苏皱着眉站在原地,慕容白见他不走就问他:“怎么了?”

“没事,听错了。”屠苏确定周围的确没有妖气后,不解得看了看感应铃,难道……坏了?

姑且不论这感应铃是否坏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到那魔王正体,屠苏和慕容白也没多做停留,现在葫芦在慕容白身上,若是那魔王想要夺回法力,必然要来找他们,倒也还算安全。

两人一路下山,孙悟空这边却随着“土地”前往当初他掉下来的地方。

——石牛镇镇口——

慕容白在前面走着,而屠苏却在他身后思考刚才的变故。

“我们这么盲目地找是没用的,要不要先……!!”慕容白停下来,转过身来,随后未说完的话在唇上触到一个微冷柔软的东西时打断了。

屠苏楞楞地看着面前的慕容白,此刻两人的唇贴在了一起,两人同样的一脸震惊,同样的全身僵硬。

慕容白愣了许久,当机的大脑终于回频,他想起这里是镇子口,忙往后退了一步,绕过屠苏跑走了。

等屠苏反应过来时,慕容白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果然不管是他是方兰生还是慕容白,他那面子薄恐怕是改不了了。

屠苏默默地伸手覆上了自己的唇,那上面仿佛还残存着柔软的触感,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慕容白跑出去的方向,现在他们在镇子外,再加上慕容白受到禁制影响,慕容家树敌不少,要是遇到危险慕容白根本无法自保。可是他是往哪里去了?

屠苏暗暗后悔刚刚只顾着发呆,没看到慕容白往哪个方向跑了,这下糟糕了。

这边屠苏心急如焚,那边慕容白却是匆匆来到一棵树下,目力所及便能很清楚地看到他绯红的耳尖和染上些许红晕的脸颊。刚才的意外虽因他而起,让他有些许抱歉,但也耐不住他面子薄,以前的方兰生虽说看上去调皮,又经常缠着屠苏要他教法术,但是面对感情也不见得能比现在好到哪去。

以前由于屠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对兰生的照顾都很隐晦,再加上屠苏本就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兰生虽然也经常暗地里关注着屠苏,但以他别扭的性格根本不会坦白,因此两人就不清不白地相处,再加上几乎没有独处的时间,倒也没什么特别尴尬的时候,可是现在两人虽然已然默认了在一起的事,可是却出了这等事,任慕容白再怎么镇定也有些无措,他几乎什么都没思考就跑了出来,可是等他跑出来,他又开始想东想西的了。

他倚靠在一棵树的树干上,心里有点乱。这里离镇子有点远了,他想,若是屠苏找不到他会不会担心……而且这里也不安全,不管怎么说,待会就回去吧。

“白白,怎么了?因情所困,你慕容家不是不能动情吗?你看你现在,你的心已经不如以前坚定了呢。”就在慕容白要离开的时候,慕容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离了屠苏,慕容白又灵力稀薄,无法压制住他,他自是不会放弃这等机会。

“慕容青,给我回去!别怪我不客气!”慕容白皱眉。

“回去?可笑?慕容白,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如今便耗尽你精力,强行占领你身躯,去杀了百里屠苏。”慕容青在刺激他,他要打破慕容白的心防,慕容青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不成功,他便会随着魔王烟消云散。

“不,不能杀,你到底想做什么?杀了百里屠苏对你有什么好处?”慕容白头疼欲裂,他一直没说,心魔从他动心开始就开始增长迅猛,只不过由于屠苏一直在他身边,他才得以安闲片刻,可一旦离开,心魔便时时出没,每一次都会伴随着魔气骚动,本就虚弱的身体忽冷忽热,个中滋味可想而知。现在没了灵力护体,他的身体更是每况愈下。平日里无法突破的心防又有了一丝空隙,这正和慕容青心意。

自己撑不了多久了,慕容白想,若是自己无法抵御心魔,那还是在心魔入侵一刻自我了断了好,可惜自己却是看不到屠苏最后一眼了。一丝鲜血顺着泛白的唇角滑落,他的眼中黑色的瞳仁透出了墨绿,过不了多久,他便会被心魔吞没,他露出一抹苦笑,拔出长剑来,反转过剑身,就要顺着自己的心脏插下去。下一刻,却被一只手徒手握住剑身,鲜血顺着剑身淋漓而下,慕容白茫然抬头,却看到了来人眉间一抹朱砂,以及心疼与愤怒交加的双眼。

“屠……苏……”干涸的喉间逸出一声沙哑的呼唤,屠苏的灵力顺着剑身涌入他体内,下一刻,他便觉身体一松,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慕容!慕容!”屠苏一把扶住力竭倒下的慕容白,看他周身隐有淡淡青气,顾不得自己流血的手,忙伸手一探他的脉象,却是脸色大变。

原来,慕容白原本应是淡蓝色的灵力中赫然掺杂着一丝丝青色的魔气,昨日虽然灵力虚弱,却没有这么糟糕,而这巨变却在一夕之间,如何不让屠苏心焦。

屠苏哪还顾得上追查魔王的下落,赶忙抱起昏迷的慕容白,运起腾翔之术向慕容府掠去。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大概就是白白心乱了,又没有灵力压制,所以心魔爆发了。也就是说,如果事情得不到解决,白白就不能动心。)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四章 真相,暗藏

——封印石台——

“方法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小兄弟说的没错,那魔头已然逃逸而出,这葫芦里的只是他的法力,不过他多半还在附近,打算伺机夺回自己的法力。”慕容皓说着说着就坐在了石台上,一点道骨仙风都没了。

“不过,小白白,不是我说你啊,慕容家传下来的绝技你怎么一点也没学会呢?”慕容皓叹了口气,好像很遗憾似的。

慕容白低下头,一语不发,屠苏倒是看的清楚,慕容白好像脸红了。

他看了眼慕容白,又看了眼慕容皓,不觉奇怪是什么绝技能让慕容白如此情态,他本不是八卦之人,此时却也抵不住好奇心:“敢问前辈,您所说的家传绝技是?”

“说 学 逗 唱。”慕容皓一板一眼地说,看上去好像还自豪极了。

慕容白一听这个,想到了那本自己从来没打开过的书,忙尴尬地咳了几声:“咳咳咳。”

一时间石室里沉默了下来,尴尬的气氛盈满一室。

屠苏却是觉得这绝技也太过儿戏了吧,一想到以前呱噪调皮,整天缠着他要学法术的方兰生,再对比如今沉默寡言的薄脸皮慕容白,屠苏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想笑。

“噗嗤!”过了一会儿,一声笑声打破了宁静,只是出声的不是屠苏,而是慕容皓。

“行了行了,来来来,小白白,这个给你。”慕容皓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卷装着竹简的布袋,递给慕容白。

“老祖宗,这是何物?”慕容白接过那布袋,不觉有些好奇。

“这个是我慕容家不传的技能,当初我儿子也就是慕容呈云,我回仙界时他只学会了说学逗唱和基本的剑法,所以这本秘籍我就没传给他,现在给你,你可要好好学习了,兴许对对抗心魔有利,记住,切不可急功近利。”

“是,老祖宗。”对于武学迷的慕容白来说,没有什么比秘籍来的更吸引人了,自是心喜。

“好了,你先上去吧,我和这位小哥讨论一下封印的事。”慕容皓见他收下竹简,点了点头道。

“是。”慕容白此时也恢复了不少灵力,忙点头退出。

“这孩子还是太正经了,若真要是以前的他我也就不用担心了,”慕容皓见他退了出去,转头看着屠苏道,“这几年一个人熬着,你好好待他。”

“前辈……”屠苏觉得慕容前辈大概知道他和慕容白的关系了,只得呐呐道。

“你叫百里屠苏吧,你能来到这里,是我意料之外,倒也是情理之中,关于小白白在那边承蒙你照顾,想来也是必然……”屠苏见慕容皓说了一大堆,起初有些吃惊,后来想到慕容前辈是仙人,要知道这些小事轻而易举,他也就放心了。

“没有,慕容……兰生他只是性格活泼了些,并不需要我如何照顾。”他知慕容皓并无阻拦他二人相与的意思,心中自是欣喜。

“我知道了,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年轻真好啊。”慕容皓状似感慨地道。

“我曾算到此次会出现我慕容家的贵人,能解决此次封魔之患,改变慕容一族的命运,只是此前无论如何也算不出此人是谁,直至你到此处迷雾才渐渐散去。”慕容皓突然突然身上的气息一变,竟又有了初见时的那份仙气,他手里不知何时拿着那柄慕容白赠与屠苏的剑,严肃的说:“百里屠苏,你可愿助慕容白拯救天下苍生?”

“我愿意。”屠苏赶忙俯身行礼,只听头顶一阵“咔嚓嚓”的冰块碎裂的声音响起,他抬头一看,却见那柄剑在慕容皓的灵力中崩坏碎裂,晶莹碎片中躺着一柄红色的剑,屠苏颇为诧异,不想那纯净之剑中还另藏一剑。

此时,他却发现慕容皓的灵体开始有些散了:“老祖宗!”

“屠苏,小白白……交给…………你我放……心,带上这……把剑,出去以后……去找把魔头放出来……的小妖,他是……石牛镇的……石灵,他可助你……们一臂……”话未说完,他的灵力就彻底散了。

屠苏双手捧着长剑,面对空无一物的石台,恭恭敬敬地说:“屠苏定不负老祖宗的期望。”

封印石台边屠苏获得了新剑,而封印外……

慕容白从石碑中走出,迎面就是晴雪的问候:“小白,怎么样?诶?苏苏呢?”

“他等会就来。”慕容白淡淡回应,手下暗自调息片刻,刚刚上来时用掉的灵力重新恢复。

他刚一说完,屠苏也从石碑中出来。

“苏苏,怎么样?有解决的方法了吗?”

屠苏默默将装入剑鞘中的收好:“有,慕容前辈说了,这个需要王大锤帮忙。”一时间,所以人都看向了还在神游的王大锤。

“我……我?”王大锤一脸懵逼样的指着自己,“可……我是妖诶。”

“不,是石灵。”屠苏永远言简意赅。

慕容白恍然大悟:难怪王大锤可以进封印,原来他自己就是阵眼。

“石灵?原来我不是妖,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是妖!”王大锤很兴奋,他终于证明了自己不是妖,是比妖高级的石灵。

屠苏在天墉时看过很多书,下山后又做过很多行侠仗义的事,对这些异类的区别还算了解,又摇头,说:“你还不如妖。”王大锤只觉得自己心口上被插了一刀,瞬间痛了。

“我说,你逗我呢,是吧?一边说我不如妖,一边又要让我去帮忙。”王大锤这下是真的生气了。

“哎哎哎!大锤别生气,重点不是这个,你先听苏苏怎么说。”晴雪笑着说道。

“好吧,那就听你们说说。”

“阵眼,虽然你法力不如普通妖物,但是你是这封魔大阵的阵眼,只要你迸发全部灵力应是能与之抗衡。”慕容白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历时千年的石牛可以自主吸收天地灵力,所以才能化灵成为王大锤。而现在的魔王没了法力,再加之一直被镇压,威力已经大不如前,正好趁他出逃之时将其击杀。

“哦,不对啊,我只会变花,不会法术。”

“我想你可以去祭坛那里看看,也许会有什么收获。”晴雪的思考总与众人不同。

“那好,小美,你和大锤去祭坛。”

“那你们呢?”

“我们去找脱逃的魔王。”

“好……”

“诶?那我的金丹怎么办?还有小美你的钱包。”孙悟空见大家都要走,却独留下他,不禁急了。

“钱包不急,倒是你的金丹……”小美有点为难,说起来当初说好一起去找白虎妖要回孙悟空的金丹,可是现在这边的事也刻不容缓,看着孙悟空的眼神,小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你的金丹是怎么消失的?”晴雪觉得不能再耗下去了,知道那两人都是不善言辞的人,只好自己开口问。

孙悟空一听,知道这位姑娘想要帮助自己,便将自己昨日如何丢失金丹的过程说了一遍。

三人认真地听着,当孙悟空说到一团黑气之时,晴雪向屠苏和慕容白看去,二人对视一眼,慕容白说:“你的金丹多半是掉在你落下来的地方,昨天那只白虎妖只是来了镇子里,并没有出去。”

“多谢。”孙悟空觉得慕容白说的大抵是真的,知道他们此时急于办事,又加上不必打妖怪,便也不好再留下他们。

“如此,告辞。”

“告辞。”孙悟空看着他们离去,想到自己落下来时已经昏迷,根本不知道自己落在哪了,兴许可以让土地来帮帮忙,说完他跺了跺脚,叫道:“土地!土地!出来见我!”

“大圣,找小老儿我有什么事啊?”魔王化作的土地现身出来,装作一副憨厚的样子。

这时,没走多远的屠苏却是脸色骤变。

——未完待续——

通知

更文通告:

由于lo主误判,距离高考还有99天,所以lo主即将闭关修炼,准备高考,改为周更,今年再考不上真的就不写了。我要去打工。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实际我都没写,不过我也没时间写。

跪求会写黑道争斗的大神,求赐黑道报复过程大纲,真的疯了。)

tag任性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