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章 封印,心魔

(有话说在前面:本章ooc严重,请携带避雷针。修改了个年龄bug,鱼唇的lo主忘了苏苏下山时已有二十一岁,而且还要再加上五年……)

屠苏经脉中的煞气与灵力相互碰撞,融合,最后恢复了平静。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屠苏悠悠转醒,只是他一睁眼便伸手抱住了近在咫尺的慕容白。这次就让他主动吧。

还是昨天的温度和力度,只是这次慕容白却没有挣扎,而是回抱了屠苏。

“这次不会再走了。”慕容白嘴角带着微笑,就让他任性一回吧。

“嗯。”屠苏轻应一声,手下收的越发紧了。

晴雪在一旁看着也替他们高兴,但是……

小铃儿我好想你啊!晴雪杵着下巴,也不知道小铃儿找到岳母大人了没有?(是的,你没看错,就是岳母大人,天气娘和襄铃儿是一对哦。)

要不再用灵蝶找找她。晴雪双手成诀,片刻一只彩色灵蝶便跃然于指尖,向洞外飞去。

“晴雪,你要找谁吗?”屠苏正好看到,此时两人已然分开。

“找小铃儿啊,就许你们在一起,还不允许我找人了。”晴雪感觉自己又恢复到那时调皮活泼的时候。

屠苏与慕容白听到这话,默契地相视一笑。

“晴雪,恐怕你的灵蝶飞不到。”

“为什么?”

“这里不是原来的世界,恐怕是没法到的。”

“怎么回事?”晴雪呆了呆,想起她来那天的一切,怪不得那天一下子就出现到另一个地方,那个剑阵多半是什么转移法阵。

这么想着,晴雪立刻跑到桌边拿了纸笔画了起来。

“好了,这是那天我出现时的剑阵,也许可以依靠这个回去。”晴雪将画好的图递给屠苏。

虽然画的不好,但是还是能看明白的,只见纸上画着一个圆形的剑阵,由十二把剑以及双层主阵组成。

“这个剑阵是焚寂引起的,而且颜色就如焚寂一般红蓝相间。”晴雪指着这剑阵解说道。

“这么说来,焚寂应该就是回去的关键。”慕容白单手摸了摸下巴。

“叮铃!叮铃!”忽的挂在架子上的铃铛响了起来。慕容白看向那铃铛,眼底闪过一抹异色。

“怎么了?”

“封印被触动了。”说完,慕容白便转身出了地宫。

“封印?是那只恶妖!”屠苏突然反应过来,也追了出去,“慕容,我陪你去。”

——祭坛,祭台——

慕容白拿下刚刚收回的紫金葫芦,皱了皱眉。

“怎么了?”

慕容白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看了看手中的葫芦,说:“先把它封印了,再找人吧。”

“小白,这个要怎么弄?”

“我家典籍上应该有。”

——书房——

三人各持一卷书,兀自翻找着。

“……噗!”本来皱着眉头的慕容白突然展颜一笑,正要说话,却是猛得吐了一口血出来。

“慕容!你怎么了?”屠苏被吓了一跳,忙将书一丢过来扶住慕容白。

慕容白只直直盯着那书页。屠苏也顺着他视线看去。

只见那血掩盖了书页上的字迹,竟聚而不散,逐渐扭曲化为血红图案,现出七个血字“长生术 逆转法阵”。

“这……”

“无妨,只需尽快封印这妖物。”慕容白撑起身来,拿过葫芦,打算推开屠苏。

“等等,慕容,还有我在呢,到底怎么了?”屠苏一把抓住慕容白撑在自己胸口的手。

“没事,想是伤又复发了。”慕容白感觉到一股微微带着煞气的灵力从两人手掌交握处传来,立刻就想挣脱,但偏偏屠苏拽的紧。

“你身体里的邪气……是怎么来的?”屠苏不顾慕容的挣扎,灵力在慕容白经脉中探查,过了一会儿,他猛的睁开眼,急急问道。

“……自小就有。”慕容白叹了口气,他本就是向死而生之人,如今也该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明明以前……”从未发现……

“兴许因为压抑得太久,所以……”在那个世界心魔被压制无法出现,难怪后来出没的那么频繁。

屠苏就要输入灵力,消除那团邪气。

“没用的,心魔蚀我躯体,毁我根基,早就无药可救了。”慕容白阻止了屠苏的行为,摇了摇头。

晴雪再把其脉,只是原本平稳的脉象,这次却大不相同,过了一会儿,晴雪小心翼翼地说:“苏苏,小白他的脉象确实是垂死之象。”

“不!不可能!慕容一定是你骗我对不对?不好笑,这一点都不好笑。”屠苏双手握住慕容白的衣袖,看向他的眼里,希望从他眼中看到一丝笑意。

可最后慕容白只露出一抹苦笑,眼中只有浓的化不开的苦涩,伸手抹去屠苏脸上滑下的泪:“不要伤心,这本是我的命运,我慕容家世代受心魔折磨,皆活不过二十五岁,而今我已有二十七,多这两年已算是求来的福分。”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本人就是断章断的不科学,怎么滴?)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