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六章 苏醒,困惑

(有话说在前面:本章的架构略乱,而且有很多没说清楚的事,包含了后文的故事,所以暂时不说。)

——慕容府——

烛影摇曳,暗淡的灯火包围中,屠苏双手紧紧握着床上人的手,一只手还包着纱布,此刻已经有血迹隐隐渗出,烛火太暗,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却能感受到压抑的氛围。

烛火虽然暗淡,但还能分辨床上之人,赫然就是慕容白,晴雪为他把脉,可是这次的脉象却四平八稳,和上次细弱难辨的样子完全不同,可正是因为太过正常,反而让他俩没来由地心慌。

晴雪站在门边静静地看着,说起来白天里她看到苏苏满手鲜血地抱着昏迷的小白进来时,她被吓了一跳,还好,只是手被划破了。

此时距离慕容白昏迷已近三个时辰,但他却一点要清醒过来的迹象也没有,他墨黑色的长发被拆开散落在枕上,却是光泽黯淡,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比初时还要憔悴许多,屠苏紧紧盯着他,一坐就坐了一下午,任晴雪如何劝也不听。

屠苏不敢妄自为他传输灵力,毕竟在情况明了前轻举妄动很容易出事,所以他只能就这么坐着,守着慕容白,无时无刻地关注着慕容白的变化。

唯一让屠苏心安的是,回到镇子里后慕容白的灵力慢慢恢复了,而那些青色的魔气也渐渐被灵力同化消失。

晴雪看着悲伤的屠苏,不忍打扰,只好退出里屋。

蜡烛渐渐燃尽,当最后一抹光辉落幕的时候,慕容白抖了抖长睫睁开了眼。

“慕容!你醒了!”灵力高深的屠苏即使在黑暗中也能视物,自是察觉到慕容白的苏醒,只是心情太过激动的他却忽略了慕容白眼底一闪而逝的青气。

“嗯……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回来的?”慕容白抿了抿唇,奇怪?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之前不是在镇子外的吗?

“你晕倒了,是苏苏把你带回来的。”晴雪抬着烛台走了进来,她本来趴在外间的桌上睡着了,却又被屠苏的呼声吵醒,就进来看看。

晕倒?为什么?他觉得哪里有点奇怪,可是却又没有什么头绪。

“慕容,感觉身体怎么样?”

“没事。”慕容白摇了摇头,不知原因的事总会让他耿耿于怀。

“没事就好。”屠苏点了点头,为慕容白掖了掖被子,“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嗯。”慕容白又一次抿了抿唇,听话地闭上了眼。

——七日后,清晨——

天际泛白,浓云翻滚间,一轮红日跃然而出,顿时照亮了多日来阴雨连连的小镇。

慕容白站在祭坛上,手中长剑直指初升朝阳,长剑飞舞,忽如蛇行,又如利刺,白色皂靴轻点处处积水的地面,却并未沾染水滴。剑招行云流水,人如白浪。

屠苏抱臂站在祭坛一角,心事重重地盯着衣袍翻飞的白色身影。自七日前慕容白苏醒以后,虽然依然淡然,但却似乎对他疏远了许多,他虽然担心,但也不便过问当日情形,本以为以慕容白的性子过一段时间自然会与他说,可至今也不见他有什么亲近之意。而屠苏也渐渐感觉到不对,可偏偏又说不出来。

那天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慕容会晕倒?是遇到了什么,还是身体出了问题?他的脉象又是怎么恢复如常的?……一个个疑问在屠苏脑中成型,似乎每一个都指向事实的真相,可若是慕容不打算告诉他,那么这些就永远都是迷。

屠苏皱了皱眉,在清晨的微凉空气里两人一人兀自思考,一人飞身舞剑,竟然过了一个上午,待得慕容白收剑之时,已是日上中天。

慕容白归剑入鞘,抬头便看到了不远处的祭台,祭台上刻画的奇特花纹此刻让他感觉熟悉又陌生,不由看得入神。

好一会儿后,他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东西,微微皱了皱修长的眉,他怎么会……原来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已经靠近了祭台。

他低头看着那空无一物的祭台之上,又似乎感应到什么抬头去看正前方的台阶上的石牛,那石牛身后巨大的石刻轮盘在阳光中怡然不动。

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可是又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那天慌张地跑到了那棵树下,随后慕容青就出现了,接下来……接下来他就回到了府里,那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慕容青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而不是趁我昏迷占据我的身体?这不像是他的作风啊……“嗯!”慕容白捂住头,头又开始疼了,自从上次昏迷的事过后,他总是头疼。

慕容白揉了揉额角,也许因为无法思考下去,他便放弃了,握住剑踏下祭坛来,路过屠苏身边时,只是对他礼貌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其他表示。

他忘了很多事,但却还记得屠苏和晴雪,默认了他们和他住在一起。

屠苏看着慕容白擦身而过,也不过是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他大抵知道原因,只是这次他却是全无对策了。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lo主已死,有事也不用烧纸,真的,最近忙的飞起。)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五章 意外,昏迷

(有话说在前面:发糖,小心玻璃渣。谢绝刀片,寄来也不收。)

就说那边失去法力的魔王刚刚现身,这边刚走出不远的屠苏就感觉到腰间挂着的感应铃不断震动,并发出急促的铃声,可是紧接着那铃声却又消失了,这一切转瞬即逝,仿佛从未发生过。

屠苏皱着眉站在原地,慕容白见他不走就问他:“怎么了?”

“没事,听错了。”屠苏确定周围的确没有妖气后,不解得看了看感应铃,难道……坏了?

姑且不论这感应铃是否坏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到那魔王正体,屠苏和慕容白也没多做停留,现在葫芦在慕容白身上,若是那魔王想要夺回法力,必然要来找他们,倒也还算安全。

两人一路下山,孙悟空这边却随着“土地”前往当初他掉下来的地方。

——石牛镇镇口——

慕容白在前面走着,而屠苏却在他身后思考刚才的变故。

“我们这么盲目地找是没用的,要不要先……!!”慕容白停下来,转过身来,随后未说完的话在唇上触到一个微冷柔软的东西时打断了。

屠苏楞楞地看着面前的慕容白,此刻两人的唇贴在了一起,两人同样的一脸震惊,同样的全身僵硬。

慕容白愣了许久,当机的大脑终于回频,他想起这里是镇子口,忙往后退了一步,绕过屠苏跑走了。

等屠苏反应过来时,慕容白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果然不管是他是方兰生还是慕容白,他那面子薄恐怕是改不了了。

屠苏默默地伸手覆上了自己的唇,那上面仿佛还残存着柔软的触感,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慕容白跑出去的方向,现在他们在镇子外,再加上慕容白受到禁制影响,慕容家树敌不少,要是遇到危险慕容白根本无法自保。可是他是往哪里去了?

屠苏暗暗后悔刚刚只顾着发呆,没看到慕容白往哪个方向跑了,这下糟糕了。

这边屠苏心急如焚,那边慕容白却是匆匆来到一棵树下,目力所及便能很清楚地看到他绯红的耳尖和染上些许红晕的脸颊。刚才的意外虽因他而起,让他有些许抱歉,但也耐不住他面子薄,以前的方兰生虽说看上去调皮,又经常缠着屠苏要他教法术,但是面对感情也不见得能比现在好到哪去。

以前由于屠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对兰生的照顾都很隐晦,再加上屠苏本就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兰生虽然也经常暗地里关注着屠苏,但以他别扭的性格根本不会坦白,因此两人就不清不白地相处,再加上几乎没有独处的时间,倒也没什么特别尴尬的时候,可是现在两人虽然已然默认了在一起的事,可是却出了这等事,任慕容白再怎么镇定也有些无措,他几乎什么都没思考就跑了出来,可是等他跑出来,他又开始想东想西的了。

他倚靠在一棵树的树干上,心里有点乱。这里离镇子有点远了,他想,若是屠苏找不到他会不会担心……而且这里也不安全,不管怎么说,待会就回去吧。

“白白,怎么了?因情所困,你慕容家不是不能动情吗?你看你现在,你的心已经不如以前坚定了呢。”就在慕容白要离开的时候,慕容青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离了屠苏,慕容白又灵力稀薄,无法压制住他,他自是不会放弃这等机会。

“慕容青,给我回去!别怪我不客气!”慕容白皱眉。

“回去?可笑?慕容白,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如今便耗尽你精力,强行占领你身躯,去杀了百里屠苏。”慕容青在刺激他,他要打破慕容白的心防,慕容青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不成功,他便会随着魔王烟消云散。

“不,不能杀,你到底想做什么?杀了百里屠苏对你有什么好处?”慕容白头疼欲裂,他一直没说,心魔从他动心开始就开始增长迅猛,只不过由于屠苏一直在他身边,他才得以安闲片刻,可一旦离开,心魔便时时出没,每一次都会伴随着魔气骚动,本就虚弱的身体忽冷忽热,个中滋味可想而知。现在没了灵力护体,他的身体更是每况愈下。平日里无法突破的心防又有了一丝空隙,这正和慕容青心意。

自己撑不了多久了,慕容白想,若是自己无法抵御心魔,那还是在心魔入侵一刻自我了断了好,可惜自己却是看不到屠苏最后一眼了。一丝鲜血顺着泛白的唇角滑落,他的眼中黑色的瞳仁透出了墨绿,过不了多久,他便会被心魔吞没,他露出一抹苦笑,拔出长剑来,反转过剑身,就要顺着自己的心脏插下去。下一刻,却被一只手徒手握住剑身,鲜血顺着剑身淋漓而下,慕容白茫然抬头,却看到了来人眉间一抹朱砂,以及心疼与愤怒交加的双眼。

“屠……苏……”干涸的喉间逸出一声沙哑的呼唤,屠苏的灵力顺着剑身涌入他体内,下一刻,他便觉身体一松,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慕容!慕容!”屠苏一把扶住力竭倒下的慕容白,看他周身隐有淡淡青气,顾不得自己流血的手,忙伸手一探他的脉象,却是脸色大变。

原来,慕容白原本应是淡蓝色的灵力中赫然掺杂着一丝丝青色的魔气,昨日虽然灵力虚弱,却没有这么糟糕,而这巨变却在一夕之间,如何不让屠苏心焦。

屠苏哪还顾得上追查魔王的下落,赶忙抱起昏迷的慕容白,运起腾翔之术向慕容府掠去。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大概就是白白心乱了,又没有灵力压制,所以心魔爆发了。也就是说,如果事情得不到解决,白白就不能动心。)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四章 真相,暗藏

——封印石台——

“方法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小兄弟说的没错,那魔头已然逃逸而出,这葫芦里的只是他的法力,不过他多半还在附近,打算伺机夺回自己的法力。”慕容皓说着说着就坐在了石台上,一点道骨仙风都没了。

“不过,小白白,不是我说你啊,慕容家传下来的绝技你怎么一点也没学会呢?”慕容皓叹了口气,好像很遗憾似的。

慕容白低下头,一语不发,屠苏倒是看的清楚,慕容白好像脸红了。

他看了眼慕容白,又看了眼慕容皓,不觉奇怪是什么绝技能让慕容白如此情态,他本不是八卦之人,此时却也抵不住好奇心:“敢问前辈,您所说的家传绝技是?”

“说 学 逗 唱。”慕容皓一板一眼地说,看上去好像还自豪极了。

慕容白一听这个,想到了那本自己从来没打开过的书,忙尴尬地咳了几声:“咳咳咳。”

一时间石室里沉默了下来,尴尬的气氛盈满一室。

屠苏却是觉得这绝技也太过儿戏了吧,一想到以前呱噪调皮,整天缠着他要学法术的方兰生,再对比如今沉默寡言的薄脸皮慕容白,屠苏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想笑。

“噗嗤!”过了一会儿,一声笑声打破了宁静,只是出声的不是屠苏,而是慕容皓。

“行了行了,来来来,小白白,这个给你。”慕容皓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卷装着竹简的布袋,递给慕容白。

“老祖宗,这是何物?”慕容白接过那布袋,不觉有些好奇。

“这个是我慕容家不传的技能,当初我儿子也就是慕容呈云,我回仙界时他只学会了说学逗唱和基本的剑法,所以这本秘籍我就没传给他,现在给你,你可要好好学习了,兴许对对抗心魔有利,记住,切不可急功近利。”

“是,老祖宗。”对于武学迷的慕容白来说,没有什么比秘籍来的更吸引人了,自是心喜。

“好了,你先上去吧,我和这位小哥讨论一下封印的事。”慕容皓见他收下竹简,点了点头道。

“是。”慕容白此时也恢复了不少灵力,忙点头退出。

“这孩子还是太正经了,若真要是以前的他我也就不用担心了,”慕容皓见他退了出去,转头看着屠苏道,“这几年一个人熬着,你好好待他。”

“前辈……”屠苏觉得慕容前辈大概知道他和慕容白的关系了,只得呐呐道。

“你叫百里屠苏吧,你能来到这里,是我意料之外,倒也是情理之中,关于小白白在那边承蒙你照顾,想来也是必然……”屠苏见慕容皓说了一大堆,起初有些吃惊,后来想到慕容前辈是仙人,要知道这些小事轻而易举,他也就放心了。

“没有,慕容……兰生他只是性格活泼了些,并不需要我如何照顾。”他知慕容皓并无阻拦他二人相与的意思,心中自是欣喜。

“我知道了,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年轻真好啊。”慕容皓状似感慨地道。

“我曾算到此次会出现我慕容家的贵人,能解决此次封魔之患,改变慕容一族的命运,只是此前无论如何也算不出此人是谁,直至你到此处迷雾才渐渐散去。”慕容皓突然突然身上的气息一变,竟又有了初见时的那份仙气,他手里不知何时拿着那柄慕容白赠与屠苏的剑,严肃的说:“百里屠苏,你可愿助慕容白拯救天下苍生?”

“我愿意。”屠苏赶忙俯身行礼,只听头顶一阵“咔嚓嚓”的冰块碎裂的声音响起,他抬头一看,却见那柄剑在慕容皓的灵力中崩坏碎裂,晶莹碎片中躺着一柄红色的剑,屠苏颇为诧异,不想那纯净之剑中还另藏一剑。

此时,他却发现慕容皓的灵体开始有些散了:“老祖宗!”

“屠苏,小白白……交给…………你我放……心,带上这……把剑,出去以后……去找把魔头放出来……的小妖,他是……石牛镇的……石灵,他可助你……们一臂……”话未说完,他的灵力就彻底散了。

屠苏双手捧着长剑,面对空无一物的石台,恭恭敬敬地说:“屠苏定不负老祖宗的期望。”

封印石台边屠苏获得了新剑,而封印外……

慕容白从石碑中走出,迎面就是晴雪的问候:“小白,怎么样?诶?苏苏呢?”

“他等会就来。”慕容白淡淡回应,手下暗自调息片刻,刚刚上来时用掉的灵力重新恢复。

他刚一说完,屠苏也从石碑中出来。

“苏苏,怎么样?有解决的方法了吗?”

屠苏默默将装入剑鞘中的收好:“有,慕容前辈说了,这个需要王大锤帮忙。”一时间,所以人都看向了还在神游的王大锤。

“我……我?”王大锤一脸懵逼样的指着自己,“可……我是妖诶。”

“不,是石灵。”屠苏永远言简意赅。

慕容白恍然大悟:难怪王大锤可以进封印,原来他自己就是阵眼。

“石灵?原来我不是妖,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是妖!”王大锤很兴奋,他终于证明了自己不是妖,是比妖高级的石灵。

屠苏在天墉时看过很多书,下山后又做过很多行侠仗义的事,对这些异类的区别还算了解,又摇头,说:“你还不如妖。”王大锤只觉得自己心口上被插了一刀,瞬间痛了。

“我说,你逗我呢,是吧?一边说我不如妖,一边又要让我去帮忙。”王大锤这下是真的生气了。

“哎哎哎!大锤别生气,重点不是这个,你先听苏苏怎么说。”晴雪笑着说道。

“好吧,那就听你们说说。”

“阵眼,虽然你法力不如普通妖物,但是你是这封魔大阵的阵眼,只要你迸发全部灵力应是能与之抗衡。”慕容白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历时千年的石牛可以自主吸收天地灵力,所以才能化灵成为王大锤。而现在的魔王没了法力,再加之一直被镇压,威力已经大不如前,正好趁他出逃之时将其击杀。

“哦,不对啊,我只会变花,不会法术。”

“我想你可以去祭坛那里看看,也许会有什么收获。”晴雪的思考总与众人不同。

“那好,小美,你和大锤去祭坛。”

“那你们呢?”

“我们去找脱逃的魔王。”

“好……”

“诶?那我的金丹怎么办?还有小美你的钱包。”孙悟空见大家都要走,却独留下他,不禁急了。

“钱包不急,倒是你的金丹……”小美有点为难,说起来当初说好一起去找白虎妖要回孙悟空的金丹,可是现在这边的事也刻不容缓,看着孙悟空的眼神,小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你的金丹是怎么消失的?”晴雪觉得不能再耗下去了,知道那两人都是不善言辞的人,只好自己开口问。

孙悟空一听,知道这位姑娘想要帮助自己,便将自己昨日如何丢失金丹的过程说了一遍。

三人认真地听着,当孙悟空说到一团黑气之时,晴雪向屠苏和慕容白看去,二人对视一眼,慕容白说:“你的金丹多半是掉在你落下来的地方,昨天那只白虎妖只是来了镇子里,并没有出去。”

“多谢。”孙悟空觉得慕容白说的大抵是真的,知道他们此时急于办事,又加上不必打妖怪,便也不好再留下他们。

“如此,告辞。”

“告辞。”孙悟空看着他们离去,想到自己落下来时已经昏迷,根本不知道自己落在哪了,兴许可以让土地来帮帮忙,说完他跺了跺脚,叫道:“土地!土地!出来见我!”

“大圣,找小老儿我有什么事啊?”魔王化作的土地现身出来,装作一副憨厚的样子。

这时,没走多远的屠苏却是脸色骤变。

——未完待续——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有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三章 悟空,先祖

(有话说在前面:ooc什么的不要计较了,这只能证明白白以前真的是兰兰。)

话说这孙悟空与妖魔斗法之后,体力不支晕了过去,本以为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妖界食神奔波儿灞和蝎子精给吃了,结果却被王大锤误打误撞给救了。本来他打算和大锤小美去白虎洞拿回自己的金丹,谁知道这两人半道说要回一趟石牛镇,可等来等去也不见人影,于是他等不下去了。

顺着路靠近石牛镇,老远便看到镇口界碑前有人,走近一看,原来是小美和大锤,另外还有不认识的三个人站在他俩身边。

孙悟空退后两步,让到一丛灌木后,敌友难分,轻易靠近极为不妥,毕竟现如今他金丹遗失,法力全无,形同普通人,暂且观察一番,再做打算。

借着灌木丛的遮挡作用,他细细观察着这三人,要说这中最打眼的莫过于那位穿着白衣服的小哥,一看他气质出尘,多半是有法力傍身,只是气息微弱,无法估计他的实力;站在他身旁的红衣男子,身高与那白衣小哥一般高,穿着异于常人,周身隐有凶煞之气,可面上去一派正直,不过看他腰间一柄冰蓝长剑,应是修习剑术之人;另有一名蓝衣女子,长发及腰,衣着同样怪异,想必与那红衣男子一般,都是异族之人,只不过那女子身上涤荡的却是清灵之气,如此看来,三人各有千秋,竟是难以捉摸。

孙悟空手摸下巴,脑筋转了又转,暗自寻思道:这三人实力不清,可看小美和大锤的样子不像受到胁迫,大可再看看。

那边大锤覆手于界碑上,这本无甚奇特,谁知那大锤却在众目睽睽下如失去支撑,直直钻入那界碑中,却见本来站得极远的红衣男子身形一闪,出现在他身后,一把将他拽了回来。

孙悟空再摸下巴:看来是友非敌,行了,打个招呼,忽悠他们陪我去拿金丹。

整理整理衣服,梳梳头发,拿出领导风范来,踏步而出:“大锤?小美?还有你们几个,在这干什么呢?”

“大圣!”那两人果然如他所料,一脸崇拜的叫道。

可惜另外三人却是没太大反应。屠苏看着他,眼神直直戳在他脸上,其中尽是疑惑:这人是谁?没见过,不认识。晴雪满脸好奇,再加跃跃欲试,也不知在想什么。至于慕容白,虽然也看着这边,但是眼神却没放在他身上,脸上也无甚表情,但他脑中却已有千万弹幕呼啸而过:大圣?孙悟空?以后的斗战神佛?以前的我的崇拜对象?和书里的记载不符啊,戏文里更不像,这真的是孙悟空?我现在有他厉害么?……(喂!白白醒醒!你的兰兰属性又跑出来了。)

“咳咳,”也许是发现自己的人格魅力并没有为自己获得应有的效果,孙悟空有些尴尬的咳了咳,摆出高人架势,“你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不知道我在等你们吗?”

“大圣,我们昨天……”两个人将孙悟空拉到树林里去了。

看着三人消失在树林里,慕容白与屠苏对视一眼,屠苏问:“没问题?”

“没问题。”慕容白点头。

“好,小心,别逞强。”

“嗯。”慕容白笑了笑,走上前去,双手结印,一个散发着莹白光芒的法阵从他双手间落在了那石碑上,只见那石碑正中开始时只是出现小小气旋,随后越扩越大,到最后竟成了一个漩涡。

见那通道终于打开,慕容白松了口气,这时候他才察觉到他丹田内的灵力全数被抽空,而体力也透支了,一时站立不住,向后倒去。

屠苏见慕容白突然倒下,眼神一变,忙伸手接住了他,“没事吧?”同时手顶慕容白丹田为他传输灵力。

“没事。”慕容白从屠苏怀中坐起,自顾自地打坐恢复功力。

“待会,你不要下去了,我去就好。晴雪,你替我照顾好慕容。”屠苏拉过晴雪,说道。

“别,怎么说的和交代后事似的,这次你可别想撇下我,我可不是以前的方兰生了。”慕容白笑着站了起来。

屠苏看着长身玉立的慕容白,不禁有些恍惚,慕容白调侃的语句落入他耳中,他突然意识到,这不仅是方兰生,也是慕容白,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人,但却又是同一个人,自己不能再用以前对待兰生的方式对待他了,这一刻,屠苏终于豁然开朗,他扬起笑容:“好,我们走。”

说完,两人踏入了漩涡中,消失在晴雪眼中。

“苏苏!还有我呢?”

“你在这守着,我们去去就来。”屠苏的声音从漩涡里传来,有些空灵。

“哦,又不带我玩啊。”虽然这么说,晴雪却也没跟进去,没人在这里守着怎么行。

这边小美大锤向孙悟空解释清楚,又约定将此事解决后再去找白虎妖,才一同从树林中出来,结果却只见晴雪一人站在石碑前。

“晴雪,他们进去了?”小美一脸好奇的问道。

“嗯,我们在这里等他们吧。”

“哦。”

孙悟空站在他们身后盯着那块石碑,这东西是个封印吧,也不知道封印的是什么。

先不管孙悟空再想什么,这边慕容白和屠苏进到封印便差点跌进了一个通道。屠苏见通道陡峭,慕容白又灵力不足,如果放任他下去,十之八九要受伤,最后还是屠苏不顾慕容白反对,抱着他用腾翔之术下去的。

——封印底部——

屠苏将慕容白放了下来,慕容白脸色不太好,理都不理屠苏,独自一人走进了竖有封印中枢的石室。屠苏看了看他,他对慕容白的性格还算了解,知道这时候最好不要惹他。(带了点兰兰的脾气,呵呵。)

他观察着贴在墙上的符咒,这些符咒已经历时千年,但还放射着柔和的光,将这昏暗的石室照亮了些许。

不过这么多封印符咒,想必封印的必是一只魔力强劲的魔,可是……屠苏想到那团被慕容白轻易封印到葫芦里的魔气,难道……屠苏脸色一变,快步走进石室去。

慕容白站在石台前,石台上刻画着一副封魔八卦,细碎的齿轮兀自旋转中,唯一不同的是石台上的葫芦不在了,而那个葫芦此时正在慕容白的百宝囊中。

“慕容,”屠苏突然冲了进来,慕容白皱了皱眉,转过身看着他,“怎么了?”

“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事很不对劲?”

“怎么了?”慕容白想了想,今天的事情好像的确有些不对劲,“你是想说那魔气。”

“太容易了,不是么?”

“怎么回事?”慕容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低头看着那副八卦,这件事有些不对劲。

“恐怕那只是魔王留下的魔力,主体多半已经逃了。”屠苏将自己的推测说给慕容白听。

“快离开这,晚了就麻烦了。”慕容白听了这话,拽着屠苏就要出去。

“咳咳咳,我说你们两个小子先别走。”这时,昏暗的空间里响起了苍老的声音。

两人同时向石台看去,只见本来空无一物的石台上站着一位白衣翩翩的老者,他白面长须,仙气飘飘。

“慕容家第一百三十八代子孙慕容白拜见老祖宗。”慕容白一看便认出了这位老者是自家祖先,忙恭敬俯身道。

这就是慕容皓?屠苏心想,同样俯身道:“晚辈百里屠苏见过慕容前辈。”

“哎呀,不用拜,不用拜。”慕容皓一说话,那种仙气立刻就没了,只听他说,“我只是慕容皓留下来的残影,不用那么拘谨的,怎么你们都这么严肃?唉,一个这么严肃就算了,怎么交了朋友也这么严肃。”

“慕容前辈,为何阻止我们?”

“不是阻止你们,只是想说,你们这样可是没办法封印那妖魔的。”也许是受到两个小辈的影响,慕容皓也严肃了。

屠苏一听,他知道这位前辈是神仙,说的话应该不假,只低头道,“恳请前辈告知方法。”神态恳切。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一如既往的不科学断章。)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二章 坦白,石碑

(有话说在前面:其实我一直想说的是峰哥演的苏苏是属于冷萌型的,还有,白白的性格是两个人合并的性格,所以有点暖。)

五人走在路上,小美本来打算靠近慕容白,可慕容白身边有百里屠苏还有一个风晴雪。最后她也没能靠近。倒是王大锤没发现,在旁边叽叽歪歪的。

兴许是五人太过显眼,竟引得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只不过,这内容嘛……

“慕容公子诶?他怎么出来了?”

“好帅啊,我要表白。”

“百里公子也在?”

“哇!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们站在一起好配啊。”

“胡说什么?百里大哥是我的。”

“对啊,慕容公子是我的。”

……

慕容白很少在没有妖的时候出来,所以听到他们的议论不禁皱了皱眉。(实际你以前也挺呱噪的,你造吗?)

屠苏倒是没在意,他是个闲不住的,时常会在镇子里帮镇民们做些事情。所以虽然他冷点吧,但是镇民们还是挺喜欢他的。

于是……

“百里大哥,这个核桃酥是我……我娘做的,你收下,拿回去尝尝看,好吃的话下次再做给你吃,那就这样了,再见。”只见一位小姑娘堵住屠苏,将一盒核桃酥塞到了他手里,连珠炮般地说了一串,然后就跑走了。

“姑娘……”屠苏看着跑远的姑娘不知道要说什么,虽说他现在比初下山时柔和了不少,奈何嘴拙不会拒绝别人。

屠苏手里抬着核桃酥,转头看向慕容白,结果慕容白看都不看他,依然是一脸冷漠的样子。

这下屠苏懵了,抬着那盒核桃酥丢也不是,收也不是。

“噗嗤!”倒是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晴雪笑了。

屠苏茫然地看向她,晴雪摇了摇头,走到他身旁,拿过他手里的核桃酥,直接打开来:“小美,大锤,快过来吃核桃酥罗。”

“那他们……唔!”

小美也反应过来,忙拿起一块核桃酥塞到了王大锤的嘴里:“就你话多!”

“没事,吃吧吃吧。”

屠苏愣愣地看着晴雪三人在一旁吃的不亦乐乎,这时慕容白却突然大步离开。

“慕容……”屠苏看了看慕容白,又看了看旁边的三人,便追着慕容白而去。

晴雪抬起头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露出了个奸计得逞的笑容:哼!谁让你们之前毫不自制的腻腻歪歪地,都快让我眼瞎了。苏苏,自己惹出来的事自己处理,这次我可是爱莫能助咯。

慕容白的脚程极快,等屠苏追上他时,他已经到了镇子口。

刚跨过石牛镇的边界,就被人猛力拽回。慕容白转头皱眉看着依然拉着他的屠苏:“放手。”

“你不要命了?!”屠苏一脸愤怒,“你不是不能出镇子么?”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出镇子的?”慕容白愣住。

屠苏说:“果然没错。”

“你竟然诈我。”慕容白脸色有些阴沉。

没想到屠苏竟然比他还生气:“是不是我没察觉你就不打算说了,上次你来找我的时候,发现你的灵力弱了许多,后来回了地宫又发现你的灵力恢复了,当时我就怀疑你是不是受了什么诅咒。你既然不能出镇,为什么还要和我们出来?虽然我不知道慕容家树敌多少,但你这样出去很危险你知道吗?!”

“你……”慕容白被屠苏一吼,却是说不出话来,无论他是方兰生还是慕容白,记忆里的屠苏都是个不喜多话的人,何曾见过他一次说这么多话,更别说情绪这么激动。

“慕容,你回去好不好?我不想你再出事了。”也许是知道自己吓到了慕容白,屠苏语气一变,竟带上了些央求。

“屠苏,”慕容白反应过来屠苏原来是在关心他,刚刚还冷漠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没事的,只是去看看,没有谁能比我更了解封印了。”

“不行,王大锤不是也有方法进去吗?到时候我们让他去不就行了。”这下屠苏更是紧紧拽住了慕容白的衣服。

“真的没事,”慕容白看着屠苏,最后安慰道,“不是还有你吗?难道你连我都保护不了?”

“我……”这下屠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过了一会儿,只听他说“那等会有危险了,一定要躲在我后面。”

慕容白闻言展颜一笑,点头道:“好。”

这时,晴雪三人赶了上来,却见二人又一次相互凝望,不禁扶额,说好的吃醋呢?怎么又开始了?

“你们两个,该干正事了。”小铃儿,我想你了,真的。

只见慕容白笑了笑,与屠苏两人一同出了石牛镇的范围。

“好了,走吧,走吧。”晴雪觉得自己莫名的有要瞎的错觉,忙拉着两人就走,再不走就真的瞎了。

“慕容白笑了诶……”

“别管!”

“小美,等下……”

……

——镇外石碑——

五人说说笑笑,准确来说是小美和大锤说说笑笑地来到了石碑之前。

那石碑经历了不知几千年,却似乎没有受到时间的冲刷,依然屹立不倒。只见碑面上端端正正地刻着“石牛镇”三个大字,端的是苍凉大气。

王大锤深呼吸了一口气,上前几步,伸手按在了那石碑之上。

“啵!”的一声,那石碑竟自他掌之下漾开一道水色波纹,随后他便整个人栽了进去,“哇!”

屠苏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子拽了回来。

“哇,吓死我了,吓死我了!”王大锤拍了拍胸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咦?”趁这会儿,晴雪将石碑摸了个遍,却并没有出现什么异象。

“我来吧。”慕容白走上前来,抬手想要打开石碑上的禁制。

这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大锤?小美?还有你们几个,在这干什么呢?”

五人转头看向来人。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恩,白白当初回《万万》时空时本就是知道屠苏死了心灰意冷的状态,再加上心魔横加干预,自是不会像兰兰一样乐观,现在兰兰的记忆回来了,再加上屠苏也活过来了,所以自然暖了。不过始终不可能成为兰兰了。)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一章 转机,方法

(有话说在前面:这下真的瓶颈了,接下来的事稍不小心就可能会出逻辑问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便是眼下的状况。

不,一定有方法。晴雪看着两人,他们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可是为什么相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

“你们有没有想过从心魔的来源处入手?”晴雪盯着那只葫芦,突然想到一些事。

“消灭它的方法只是先祖才知道,可是当初并没有传下来。”慕容白也看到了葫芦。

“不对,先祖设下的封印除了慕容家族人是无法进入的,这人是怎么放出黑魔的?”慕容白突然说了一句话。

他的话引起了屠苏的注意:“找到这个人,说不定就有方法了。”

“可是人海茫茫,要怎么找?”

“封印阵法的入口是镇外石碑。镇子里的人都很少出去,也许可以问问镇子里的镇民这两天有没有人出镇。”

“这是个方法。”晴雪跳下了石桌,“既然如此,就我去吧,苏苏你照顾好小白,我去去就回。”

八面玲珑又长相甜美的晴雪做事总是靠谱,不过一会儿她便回来了,而带来的消息是……

“王大锤?”屠苏想起上次在地宫门口险些杀掉的小妖怪,“是那个小妖怪?”

“妖是怎么进封印的?他的本体是什么呢?”晴雪歪了歪头。

屠苏摇摇头,那小妖怪身上有很强大的禁制,寻常人无法探查他的身份。可是他一只妖是怎么进入仙家封印的?

“我刚刚去看过,那王大锤帮一位叫苏小美的姑娘卖烧饼,小美说一会儿就和他过来。”晴雪又坐回了石桌上,两条腿前后摆动。

“疼疼疼……!!小美!”说曹操,曹操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只见王大锤被一位穿着红衣服的姑娘扯着耳朵走了进来。

看到这一幕,屠苏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向旁边看去,正好对上也看向他的慕容白。

……尴尬……

“噗嗤!”晴雪却是被两个人的表情逗笑了。

两人几乎同时看过来,一样的疑惑表情让晴雪哭笑不得。

“行了,行了,正事要紧。”晴雪说完,两人又再次转了回去。

“真有默契……”晴雪嘟囔了一句,也看向了小美二人。

“说吧,你又干了什么惹慕容公子生气了?”小美对着三人笑了笑,随后说道。

王大锤抱着手盘腿坐在地上,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我没错,凭什么要我向慕容白道歉。”

“他没惹我生气。”慕容白出声提醒,“我们有事找他帮忙。”

听到这话,王大锤猛的跳起来,就往慕容白身边凑:“我就说嘛,慕容白,来来来,我跟你说啊……”

“咳咳!”看到王大锤快要搂上慕容白时,屠苏咳了两声。

王大锤看着屠苏尴尬地笑了两声,收回了手:“正事要紧,正事要紧。”

“王大锤,我问你,你昨天晚上有没有碰过一个葫芦?”晴雪依然坐在石桌上。

“这位美女,你说的葫芦……不会就是那个吧。”王大锤眼睛乱瞄,然后突然指着那个紫金葫芦说。

“啪!”一个锅铲敲在了他头上。

“哎哟!干嘛打我?”王大锤抱住头委屈地看向了举着锅铲的小美。

“轻浮!”小美作势还要再打。

“没事,没事。”晴雪连忙阻止还是小白的伤势要紧。

“谢谢啦。”王大锤大大咧咧的跳到一边说,“这个葫芦怎么会在这里?昨晚明明被我放跑了才对……你们看我干嘛?”

百里屠苏身形一闪,便来到王大锤面前,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果然是你,快说你到底做了什么?”

“放……放手,我说就是了,你……快放开。”王大锤被吓得一抖。

“昨天晚上我呀……”

一刻钟后,几人听完了被王大锤添油加醋的经历,大概拼出了整件事的过程。

“也就是说,你是不小心掉进去的?”晴雪问道。

“对啊,你不知道啊,当时可把我给吓死了……呸呸呸!只是没想到下面还有这么个大洞……”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见大锤又要开始吹嘘,晴雪连忙阻止。

“可是你到底是怎么进去的?这样好了,我随你去一趟,苏苏,你在这陪着小白。”晴雪跳下桌。

“好。”“不行。”两人几乎同时发声。

“太危险了,还是我去。”慕容白正要拉着王大锤出去,却被屠苏一把拽住手腕,说:“没事,不会有危险,只是去看看,就让晴雪去吧。”十指交握,屠苏突然露出了笑容。

“不行,这封印之地只有我才知道怎么进去。”慕容白愣了愣,还是摇了摇头。

“不行,小白你伤还没好。”

屠苏转头征求慕容白的意见,却正看到慕容白坚定的眼神。

“他……他们俩……?”王大锤一脸见鬼了似的的表情看着他们。

“闭嘴。”

屠苏看着慕容白,慕容白眼里的坚定越来越深。许久,屠苏终是屈服了,虽然与现在这个他相处不久,但是他决定的事一定会去做,屠苏是知道的。

最终五个人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想快点给天气娘找襄铃儿,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搞,我好像遇到瓶颈了。

话说,白白出镇只是法力削弱,其他没问题。)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章 封印,心魔

(有话说在前面:本章ooc严重,请携带避雷针。修改了个年龄bug,鱼唇的lo主忘了苏苏下山时已有二十一岁,而且还要再加上五年……)

屠苏经脉中的煞气与灵力相互碰撞,融合,最后恢复了平静。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屠苏悠悠转醒,只是他一睁眼便伸手抱住了近在咫尺的慕容白。这次就让他主动吧。

还是昨天的温度和力度,只是这次慕容白却没有挣扎,而是回抱了屠苏。

“这次不会再走了。”慕容白嘴角带着微笑,就让他任性一回吧。

“嗯。”屠苏轻应一声,手下收的越发紧了。

晴雪在一旁看着也替他们高兴,但是……

小铃儿我好想你啊!晴雪杵着下巴,也不知道小铃儿找到岳母大人了没有?(是的,你没看错,就是岳母大人,天气娘和襄铃儿是一对哦。)

要不再用灵蝶找找她。晴雪双手成诀,片刻一只彩色灵蝶便跃然于指尖,向洞外飞去。

“晴雪,你要找谁吗?”屠苏正好看到,此时两人已然分开。

“找小铃儿啊,就许你们在一起,还不允许我找人了。”晴雪感觉自己又恢复到那时调皮活泼的时候。

屠苏与慕容白听到这话,默契地相视一笑。

“晴雪,恐怕你的灵蝶飞不到。”

“为什么?”

“这里不是原来的世界,恐怕是没法到的。”

“怎么回事?”晴雪呆了呆,想起她来那天的一切,怪不得那天一下子就出现到另一个地方,那个剑阵多半是什么转移法阵。

这么想着,晴雪立刻跑到桌边拿了纸笔画了起来。

“好了,这是那天我出现时的剑阵,也许可以依靠这个回去。”晴雪将画好的图递给屠苏。

虽然画的不好,但是还是能看明白的,只见纸上画着一个圆形的剑阵,由十二把剑以及双层主阵组成。

“这个剑阵是焚寂引起的,而且颜色就如焚寂一般红蓝相间。”晴雪指着这剑阵解说道。

“这么说来,焚寂应该就是回去的关键。”慕容白单手摸了摸下巴。

“叮铃!叮铃!”忽的挂在架子上的铃铛响了起来。慕容白看向那铃铛,眼底闪过一抹异色。

“怎么了?”

“封印被触动了。”说完,慕容白便转身出了地宫。

“封印?是那只恶妖!”屠苏突然反应过来,也追了出去,“慕容,我陪你去。”

——祭坛,祭台——

慕容白拿下刚刚收回的紫金葫芦,皱了皱眉。

“怎么了?”

慕容白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看了看手中的葫芦,说:“先把它封印了,再找人吧。”

“小白,这个要怎么弄?”

“我家典籍上应该有。”

——书房——

三人各持一卷书,兀自翻找着。

“……噗!”本来皱着眉头的慕容白突然展颜一笑,正要说话,却是猛得吐了一口血出来。

“慕容!你怎么了?”屠苏被吓了一跳,忙将书一丢过来扶住慕容白。

慕容白只直直盯着那书页。屠苏也顺着他视线看去。

只见那血掩盖了书页上的字迹,竟聚而不散,逐渐扭曲化为血红图案,现出七个血字“长生术 逆转法阵”。

“这……”

“无妨,只需尽快封印这妖物。”慕容白撑起身来,拿过葫芦,打算推开屠苏。

“等等,慕容,还有我在呢,到底怎么了?”屠苏一把抓住慕容白撑在自己胸口的手。

“没事,想是伤又复发了。”慕容白感觉到一股微微带着煞气的灵力从两人手掌交握处传来,立刻就想挣脱,但偏偏屠苏拽的紧。

“你身体里的邪气……是怎么来的?”屠苏不顾慕容的挣扎,灵力在慕容白经脉中探查,过了一会儿,他猛的睁开眼,急急问道。

“……自小就有。”慕容白叹了口气,他本就是向死而生之人,如今也该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

“明明以前……”从未发现……

“兴许因为压抑得太久,所以……”在那个世界心魔被压制无法出现,难怪后来出没的那么频繁。

屠苏就要输入灵力,消除那团邪气。

“没用的,心魔蚀我躯体,毁我根基,早就无药可救了。”慕容白阻止了屠苏的行为,摇了摇头。

晴雪再把其脉,只是原本平稳的脉象,这次却大不相同,过了一会儿,晴雪小心翼翼地说:“苏苏,小白他的脉象确实是垂死之象。”

“不!不可能!慕容一定是你骗我对不对?不好笑,这一点都不好笑。”屠苏双手握住慕容白的衣袖,看向他的眼里,希望从他眼中看到一丝笑意。

可最后慕容白只露出一抹苦笑,眼中只有浓的化不开的苦涩,伸手抹去屠苏脸上滑下的泪:“不要伤心,这本是我的命运,我慕容家世代受心魔折磨,皆活不过二十五岁,而今我已有二十七,多这两年已算是求来的福分。”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本人就是断章断的不科学,怎么滴?)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九章 无殇,祸福

(有话说在前面:戒撸的事当我没说过)

慕容白被拉住,下意识地回击,却因伤势所限,反被晴雪制住,谁知这幅度太大,扯到了慕容白的伤口,疼得他抽了一口气。

这下晴雪就更生气了,将他按在椅子上,趁他不备,一把拉开他匆忙间拢起的衣服,一看他胸口上的伤口又沁出血来,忙按住又欲起身的慕容白,说:“别动,这么严重还说小伤,你们两个还真是一个都不让人省心。”伸手从衣襟里拿出一个瓷瓶,拔了瓶塞就往他伤口上抖。

慕容白知道拗不过她,只好停下动作,白色的药粉撒在伤口上,带着些微的刺痛,但很快伤口的疼痛便缓解了不少。

晴雪还是一如以前一般精神充沛啊。

晴雪一边为他裹上干净的纱布,一边说:“伤口不要沾水,对了,你刚才去哪了?怎么会受伤?”

“……镇子里来了只妖怪。”慕容白如实回答,他知道晴雪的脾气,就算他现在不说,最后也肯定会被她给挖出来。

“怎么不告诉我和苏苏啊?至少我可以帮你。”

“没事,我应付得了。”慕容白将盘扣扣上,打理好了衣服,表情一如往日,就好像那伤不是在他身上一般。

“能应付?那你怎么受伤了?!你们……以前苏苏一个人爱逞强也就算了,现在怎么连你也……”晴雪被气笑了,“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我习惯了。”

“这种事怎么能说习惯呢?兰生,你失踪的这五年都去哪了?为什么不回去,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还是说你根本不想回去?”

慕容白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

晴雪看他的表情,叹了口气:“你知道如果苏苏活着回来,知道你失踪了,却又没找到你,他会怎么样?”

慕容白身体一颤,屠苏……

“晴雪,你不要叫我兰生了,我叫慕容白。”慕容白避而不答,说完这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兰……!”

“呵,他果然还是不愿意认我。”屠苏靠在石壁上,看着那快步离去的背影。他早就站在这,那人的一番话虽然没有全部但大多已经落入他耳中了。

“苏苏,你怎么起来了?快回去。”晴雪听到这话,忙转过头,过来就要扶他回去。

“伤养好了又有什么用?反正我也活不久了。”屠苏捂住伤口,那煞气现在遍布他全身,虽然并没有什么异动,但他本身的灵力却已和煞气相互纠缠,再也分不开了。

“别乱说话,你现在不是还好好地活着吗?”事情怎么会突然发展成这个样子?

“晴雪,别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明白。咳咳……!”屠苏说完,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再次吐了一口血。

“苏苏!怎么回事?”

“晴雪,今天是什么日子?”屠苏靠在晴雪身上,虚弱至极。

“是十五,晴雪,快,屠苏煞气发作了。”晴雪正待回答,便听见慕容白的声音由远及近,平日里清冷的脸上焦急之色显而易见。

“兰生,我就知道你不会放下苏苏不管的。”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晴雪自是高兴的,但是当务之急是帮屠苏抑制煞气。

两人合力将屠苏扶到床上,为他传输灵力,助他抑制煞气。

可是这次的煞气却是来势汹汹,因着灵力与煞气纠缠,屠苏本身无法动用灵力,而外人传入他体内的灵力融入时却又会被他体内的煞气同化。

但是晴雪二人却是不知道的,以至于当他们发现不对时,屠苏的情况已然不容乐观。

“怎么办?再这样下去苏苏会死的!”

慕容白拧紧了眉头,屠苏身周萦绕着不断游动的黑红色煞气,这种情况以往从未有过,可是……

慕容白伸手再次为其传输灵力,只是这一次不是传入他体内,而是顺着他的经脉而上。

慕容白一丝意识也顺着这灵力而入,他只看到屠苏经脉中到处都是狂暴的煞气。

突然慕容白的眼底闪过一抹诧异,在屠苏体内的灵力转了个方向,冲向了另一个地方。

此时,屠苏的丹田内——

这里是暴风的中心,但也正是因为它处于暴风的中心,所以异常平静。

在丹田广阔的空间正中,屠苏的星蕴重明鸟正安然沉睡。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它那本来火红的羽翼上逐渐沾染上了墨色。

忽的它睁开了眼,盯着凭空出现的一缕深蓝色灵力。

慕容白盯着这星蕴,发现重明鸟眼中一片清明。

“唳!”一声尖锐的鸟鸣声在空间里响起,那本来凝聚不动的灵力却像突然被什么冲开一般,消散了开来。

“噗!”慕容白脸色一变,吐了一口血。

“兰……小白,你怎么了?!”晴雪赶紧为他把脉。

“咳咳!”慕容白捂住胸口咳了几声,那重明鸟的叫声仿佛还在他耳际。太大意了,他没想到屠苏的星蕴的力量竟然这么强。

“还好,只是因为灵力被强行打散引起的气血逆流,养养就能好,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和苏苏交代。”晴雪吁了口气,刚才差点没把她给吓死。

“……”慕容却并未理会,只是看着屠苏,过了一会儿,他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什么意思啊?”晴雪不禁奇怪,你都受伤了,这难道还不是祸事?

“你看着就好了。”慕容白依然盯着屠苏。

晴雪不说话了,也坐了下来盯着屠苏。果然,不一会儿屠苏身上便现了异状,那本来相互缠绕的灵力与煞气齐齐向他头顶涌去。

“唳!”一声清鸣,屠苏头顶竟渐渐凝聚出一只重明鸟来,那重明鸟双翅齐展,还是那副威风的模样,只是它原本火红的羽毛尖部已然全数被墨色浸染。

晴雪看着这奇异一幕诧异地看着慕容白:“这……难道那煞气和灵力融合了?”

慕容白微微点头。

“真好。苏苏终于不用再被煞气折磨了。”晴雪抹了抹落下的泪,眼里闪烁着喜悦。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解决苏苏的煞气问题,接下来就要解决剧里的问题了。

嗯,苏苏并没有听到全部的对话,也就是说他不知道白白受伤了。)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八章 镇魔,心乱

(有话说在前面:说好的戒撸呢?果然还是忍不住。……还有剧情开始了。)

——慕容府,里屋——

慕容白独自坐在屠苏床边,神情恍惚,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他袖子上的血迹早已干透,板结在一起,衣服也变的硬邦邦的,但是他却完全没在意。他的记忆又出现了些。

记忆里的屠苏每次受伤都是他费心费力地照顾他,可是那时的屠苏还不太会表达情感,总是不领情,自己也时常被他气的吃不下饭,但心里总归还是担心他的。

如今想来,那些陈年旧事却还记忆犹新。

可到底是回不去了,他本就是慕容族人,守护石牛镇是他的使命,那无拘无束的十几年人生已经算是上天对他的厚待,能遇到屠苏更是一种缘分。如今自己不过是苟延残喘,哪里还能再拖累他。

这般想着,慕容白就起身想要离去,谁知手臂一紧,回头一看,却见犹自昏迷的屠苏紧紧的拉住他的手腕。

“兰生……慕容别走,别离开我!”他紧紧拽住慕容白的手臂,由于用力过猛,指节都握得微微泛白。

慕容白看着他苍白的脸,犹豫又犹豫,最终还是掰开了屠苏紧握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兰生,屠苏怎么样?”刚到门口,便遇到了抬着药碗进来的晴雪。

“他……还没醒。”丢下这话后,慕容白便低头离开了。

“诶!诶!兰生,你去哪?”晴雪看了看屠苏,又看了看离去的慕容白,最终还是先进了屋。

慕容白换了衣服,坐在祭台石牛边的台阶上。天空有些阴沉,似乎快要下雨了。

不远处传来小贩们的叫卖声和孩子们的嬉笑声,可镇子里的热闹都与他无关,没有人会找他,因为他是石牛镇的守阵人,镇民们都把他视为保护神,捧上神坛顶礼膜拜,却从来没意识到他也是人,也有人的七情六欲。他知道镇民对他的情感以其说是尊敬,倒不如说是对未知领域的恐惧。

他微微牵起嘴角,露出的却是一抹令人心酸的笑容。

“白白,别伤心,你还有我,这世间没有人比我更懂你了,你不是想要自由吗?跟我一起,逆天改命如何?”慕容青从慕容白背后伸出手来,他最喜欢挑慕容白心境不稳时出现,这种时候诱惑他无疑是极好的。

“慕容青,休要惑我。我已打定主意,定然是不会听你说的。”可今日的慕容白好像丝毫不受影响,只微微一运灵力便将伏在他背上的慕容青震散。

“哦?是吗?白白,你的心可不是这样说的,”慕容青重新凝聚身形,“你怕拖累百里屠苏是吧,可你别忘了,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听到这话,慕容白脸色变了变。

……他说他要回天墉城解除封印。他说解除封印后,他最多能活三天。

三天……

不可能,他已经散过一次魂,应该不会再有煞气了才对,可是他出现那天浑身的煞气却如此清晰。

“白白,我有方法可以帮百里屠苏,但你必须和我融合才行。”

帮屠苏?心中一有动摇,慕容白立刻稳住心神:“不,不,你别说了,别再说了!”

“啊!!!!救命啊!救命啊!妖怪杀人啦!……”镇子里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

慕容白顾不得继续思考下去,站起身来快步向镇子中走去。这也恰好打断了慕容青的计划。

此时,慕容府内屋——

“慕容……慕容……”屠苏在睡梦中依然呼喊着慕容白的名字,额上不断的流下汗水来。

“苏苏?苏苏?”晴雪看他情况不对,想要将他叫醒,明明伤势已经控制住了才对。

“慕容!”只见屠苏突然睁开眼来,扶着床就要坐起来,“晴雪,快,慕容出事了!”

“苏苏!苏苏!你做噩梦了,兰生没事。快躺回去,小心伤口裂开。”晴雪看他的动作,连忙要将他按回去。

“不,慕容他一定出事了!”屠苏挣扎着挣来晴雪的手,就要起来。

——镇中——

慕容白制住白虎妖,抽剑正要一剑毙命。

“慕容白,哈哈哈……!你活该!”慕容白被慕容青突然的笑声一震,瞳孔一缩,那白虎妖趁他愣怔之际,一爪抓了过去,慕容白只觉胸前一痛,那白虎妖便顷刻脱离桎梏。

“慕容白,等着吧!”待他回转之时,那白虎妖已将一名挡路之人丢了出去,然后攀上屋顶逃了。

慕容白努力忽略胸口的疼痛,他的身后是一群镇民,他不能表现出任何一点虚弱,那会让镇民们感到惶恐不安。

“慕容公子今天确实有点……”

“祖上镇妖时留下的诅咒,造孽啊!”

慕容白听到这话,却是心中一涩,不再做停留,快步离去了。

——慕容府——

慕容白坐在石台之上,他回来并没有让屠苏和晴雪知道。

“儿啊,我慕容家世代镇守妖物,但身受诅咒,无法长寿,若有心魔趁虚而入,一定要及早斩杀。”

父亲的叮嘱犹在耳边,慕容白猛地睁开眼睛:“心魔……”

及早斩杀?谈何容易。

“兰生,你回来了,等下你……你也受伤了,是不是?”晴雪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将药碗放在一旁的桌上,就快步走了过来。

“无妨,一点小伤。”慕容白不习惯别人的关心,往后退了一步。

“没事什么没事,让我替你看看。”晴雪可不知什么男女有别,一把拉住还欲再逃的慕容白。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哈哈哈哈!我们的晴雪女王哪有那么好躲的。)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七章 伤势,讯息

(有事说在前面:第七章,好久没更了。私设多了,也不在意再多一个,会医术的晴雪。)

——慕容府——

当屠苏顺着慕容白的灵力气息来到了慕容家的地宫前时,他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知道晴雪的直觉一向很准。

当他看到晴雪虽然并未改变却略显疲惫的脸时,他知道自己或许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刚刚散魂便出现在这个世界。可是那又是多长时间?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十年……或者更久。

晴雪说过兰生在他散魂的那天就失踪了,这么长的时间里兰生一个人到底是怎么度过的?他不知道兰生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他,虽然他不知道兰生经历了什么才变成了如今的慕容白,但是兰生他一定很伤心很孤独吧。

慕容白的尴尬表情犹在眼前,屠苏叹了口气,毅然走进洞门去。

慕容白站在水潭边,看着深不见底的潭水,眼中没有焦距。

“嗒嗒嗒!”直到脚步声在他身后站定,他才抬头:“你来了。”

“!!!”下一秒,他便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拉住,眼前一晃,便跌入了一个柔软的地方。

他微微瞪大了本就圆圆的眼睛,僵在屠苏的怀里不知所措。

“嗯!”屠苏脸白了白,慕容白撞进他怀里时,手肘刚好撞在他的伤口上,他吸了一口气,说,“慕……兰生,你别生气了,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认出你来的。”

“放手!”慕容白听到这不知怎么心里很不舒服,只想尽快远离,他伸手一推,只听耳边一声闷哼,原本搂得很紧的手骤然松开。

屠苏捂着胸口退后两步,他只觉喉咙里一甜:“噗!”鲜血喷涌而出,随即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百里,怎么回事?喂!别睡!”慕容白纯白的衣服上大片触目惊的猩红逐渐晕开,可他无暇顾及,他向前跨了一步,伸手接住倒下的屠苏,声音里有着难掩的焦急。

屠苏终于看到他为自己焦急,露出了一个笑容:“兰生,你终于……终于肯认我了吗?”

“别说话,”慕容白看着他忽然苍白的脸色,不知为何,心里也痛了起来,“我帮你治伤。”

“等下,别动他。”慕容白正打算将他扶起,晴雪的声音就插了起来。

“他的伤在胸口,贸然搬动伤势可能会加重。”晴雪快步走了过来,她虽然厨艺不好,但医术却是极好的,“我会医术。”

慕容白退到一边,让晴雪好为屠苏治伤。

“伤势不是很严重,只是时间有些长,而且还受了二次伤害。兰……,你过来把苏苏扶到一个平坦的地方,我好替他疗伤。”

——另一时空——

灵蝶虽然与晴雪断了联系,但好在还是飞到了天墉城。

“掌门师兄!掌门师兄!”芙蕖高兴得忘了自己的身份。

“师妹,小心。”陵越转过头来就看到差点被台阶绊到的芙蕖,忙道。

“师兄,晴雪的灵蝶来了。说屠苏和兰生都找到了。”

“屠苏和兰生?!真的?!那他们在哪?什么时候回来?”

“晴雪没有说,只是说很快回来。但是……但是……”芙蕖有些犹豫。

“但是什么?”

“晴雪说兰生好像不愿意与屠苏相认,更是说连她也假装不认识。”

“唉,当初屠苏去蓬莱时刻意留下他不带他去,想必他还在为这事怄气吧。”陵越叹了口气。兰生与屠苏的事真是……只望晴雪能助两人化解误会才好。他透过屋檐看向那天边的一抹流云,脸上带着一抹落寞。

芙蕖见掌门师兄陷入了沉思,无声退出,顺便将门带上。

站在门口,她又回头看了眼房门,也是叹了口气。师兄,对不起,我怕你担心。她没说她联系不上晴雪,以及那灵蝶到达时,灵力几乎已经散尽的事。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单向联系,而且信号还不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