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六章 苏醒,困惑

(有话说在前面:本章的架构略乱,而且有很多没说清楚的事,包含了后文的故事,所以暂时不说。)

——慕容府——

烛影摇曳,暗淡的灯火包围中,屠苏双手紧紧握着床上人的手,一只手还包着纱布,此刻已经有血迹隐隐渗出,烛火太暗,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却能感受到压抑的氛围。

烛火虽然暗淡,但还能分辨床上之人,赫然就是慕容白,晴雪为他把脉,可是这次的脉象却四平八稳,和上次细弱难辨的样子完全不同,可正是因为太过正常,反而让他俩没来由地心慌。

晴雪站在门边静静地看着,说起来白天里她看到苏苏满手鲜血地抱着昏迷的小白进来时,她被吓了一跳,还好,只是手被划破了。

此时距离慕容白昏迷已近三个时辰,但他却一点要清醒过来的迹象也没有,他墨黑色的长发被拆开散落在枕上,却是光泽黯淡,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比初时还要憔悴许多,屠苏紧紧盯着他,一坐就坐了一下午,任晴雪如何劝也不听。

屠苏不敢妄自为他传输灵力,毕竟在情况明了前轻举妄动很容易出事,所以他只能就这么坐着,守着慕容白,无时无刻地关注着慕容白的变化。

唯一让屠苏心安的是,回到镇子里后慕容白的灵力慢慢恢复了,而那些青色的魔气也渐渐被灵力同化消失。

晴雪看着悲伤的屠苏,不忍打扰,只好退出里屋。

蜡烛渐渐燃尽,当最后一抹光辉落幕的时候,慕容白抖了抖长睫睁开了眼。

“慕容!你醒了!”灵力高深的屠苏即使在黑暗中也能视物,自是察觉到慕容白的苏醒,只是心情太过激动的他却忽略了慕容白眼底一闪而逝的青气。

“嗯……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回来的?”慕容白抿了抿唇,奇怪?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之前不是在镇子外的吗?

“你晕倒了,是苏苏把你带回来的。”晴雪抬着烛台走了进来,她本来趴在外间的桌上睡着了,却又被屠苏的呼声吵醒,就进来看看。

晕倒?为什么?他觉得哪里有点奇怪,可是却又没有什么头绪。

“慕容,感觉身体怎么样?”

“没事。”慕容白摇了摇头,不知原因的事总会让他耿耿于怀。

“没事就好。”屠苏点了点头,为慕容白掖了掖被子,“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嗯。”慕容白又一次抿了抿唇,听话地闭上了眼。

——七日后,清晨——

天际泛白,浓云翻滚间,一轮红日跃然而出,顿时照亮了多日来阴雨连连的小镇。

慕容白站在祭坛上,手中长剑直指初升朝阳,长剑飞舞,忽如蛇行,又如利刺,白色皂靴轻点处处积水的地面,却并未沾染水滴。剑招行云流水,人如白浪。

屠苏抱臂站在祭坛一角,心事重重地盯着衣袍翻飞的白色身影。自七日前慕容白苏醒以后,虽然依然淡然,但却似乎对他疏远了许多,他虽然担心,但也不便过问当日情形,本以为以慕容白的性子过一段时间自然会与他说,可至今也不见他有什么亲近之意。而屠苏也渐渐感觉到不对,可偏偏又说不出来。

那天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慕容会晕倒?是遇到了什么,还是身体出了问题?他的脉象又是怎么恢复如常的?……一个个疑问在屠苏脑中成型,似乎每一个都指向事实的真相,可若是慕容不打算告诉他,那么这些就永远都是迷。

屠苏皱了皱眉,在清晨的微凉空气里两人一人兀自思考,一人飞身舞剑,竟然过了一个上午,待得慕容白收剑之时,已是日上中天。

慕容白归剑入鞘,抬头便看到了不远处的祭台,祭台上刻画的奇特花纹此刻让他感觉熟悉又陌生,不由看得入神。

好一会儿后,他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东西,微微皱了皱修长的眉,他怎么会……原来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已经靠近了祭台。

他低头看着那空无一物的祭台之上,又似乎感应到什么抬头去看正前方的台阶上的石牛,那石牛身后巨大的石刻轮盘在阳光中怡然不动。

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可是又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那天慌张地跑到了那棵树下,随后慕容青就出现了,接下来……接下来他就回到了府里,那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慕容青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而不是趁我昏迷占据我的身体?这不像是他的作风啊……“嗯!”慕容白捂住头,头又开始疼了,自从上次昏迷的事过后,他总是头疼。

慕容白揉了揉额角,也许因为无法思考下去,他便放弃了,握住剑踏下祭坛来,路过屠苏身边时,只是对他礼貌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其他表示。

他忘了很多事,但却还记得屠苏和晴雪,默认了他们和他住在一起。

屠苏看着慕容白擦身而过,也不过是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他大抵知道原因,只是这次他却是全无对策了。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lo主已死,有事也不用烧纸,真的,最近忙的飞起。)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