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四章 真相,暗藏

——封印石台——

“方法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小兄弟说的没错,那魔头已然逃逸而出,这葫芦里的只是他的法力,不过他多半还在附近,打算伺机夺回自己的法力。”慕容皓说着说着就坐在了石台上,一点道骨仙风都没了。

“不过,小白白,不是我说你啊,慕容家传下来的绝技你怎么一点也没学会呢?”慕容皓叹了口气,好像很遗憾似的。

慕容白低下头,一语不发,屠苏倒是看的清楚,慕容白好像脸红了。

他看了眼慕容白,又看了眼慕容皓,不觉奇怪是什么绝技能让慕容白如此情态,他本不是八卦之人,此时却也抵不住好奇心:“敢问前辈,您所说的家传绝技是?”

“说 学 逗 唱。”慕容皓一板一眼地说,看上去好像还自豪极了。

慕容白一听这个,想到了那本自己从来没打开过的书,忙尴尬地咳了几声:“咳咳咳。”

一时间石室里沉默了下来,尴尬的气氛盈满一室。

屠苏却是觉得这绝技也太过儿戏了吧,一想到以前呱噪调皮,整天缠着他要学法术的方兰生,再对比如今沉默寡言的薄脸皮慕容白,屠苏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想笑。

“噗嗤!”过了一会儿,一声笑声打破了宁静,只是出声的不是屠苏,而是慕容皓。

“行了行了,来来来,小白白,这个给你。”慕容皓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卷装着竹简的布袋,递给慕容白。

“老祖宗,这是何物?”慕容白接过那布袋,不觉有些好奇。

“这个是我慕容家不传的技能,当初我儿子也就是慕容呈云,我回仙界时他只学会了说学逗唱和基本的剑法,所以这本秘籍我就没传给他,现在给你,你可要好好学习了,兴许对对抗心魔有利,记住,切不可急功近利。”

“是,老祖宗。”对于武学迷的慕容白来说,没有什么比秘籍来的更吸引人了,自是心喜。

“好了,你先上去吧,我和这位小哥讨论一下封印的事。”慕容皓见他收下竹简,点了点头道。

“是。”慕容白此时也恢复了不少灵力,忙点头退出。

“这孩子还是太正经了,若真要是以前的他我也就不用担心了,”慕容皓见他退了出去,转头看着屠苏道,“这几年一个人熬着,你好好待他。”

“前辈……”屠苏觉得慕容前辈大概知道他和慕容白的关系了,只得呐呐道。

“你叫百里屠苏吧,你能来到这里,是我意料之外,倒也是情理之中,关于小白白在那边承蒙你照顾,想来也是必然……”屠苏见慕容皓说了一大堆,起初有些吃惊,后来想到慕容前辈是仙人,要知道这些小事轻而易举,他也就放心了。

“没有,慕容……兰生他只是性格活泼了些,并不需要我如何照顾。”他知慕容皓并无阻拦他二人相与的意思,心中自是欣喜。

“我知道了,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年轻真好啊。”慕容皓状似感慨地道。

“我曾算到此次会出现我慕容家的贵人,能解决此次封魔之患,改变慕容一族的命运,只是此前无论如何也算不出此人是谁,直至你到此处迷雾才渐渐散去。”慕容皓突然突然身上的气息一变,竟又有了初见时的那份仙气,他手里不知何时拿着那柄慕容白赠与屠苏的剑,严肃的说:“百里屠苏,你可愿助慕容白拯救天下苍生?”

“我愿意。”屠苏赶忙俯身行礼,只听头顶一阵“咔嚓嚓”的冰块碎裂的声音响起,他抬头一看,却见那柄剑在慕容皓的灵力中崩坏碎裂,晶莹碎片中躺着一柄红色的剑,屠苏颇为诧异,不想那纯净之剑中还另藏一剑。

此时,他却发现慕容皓的灵体开始有些散了:“老祖宗!”

“屠苏,小白白……交给…………你我放……心,带上这……把剑,出去以后……去找把魔头放出来……的小妖,他是……石牛镇的……石灵,他可助你……们一臂……”话未说完,他的灵力就彻底散了。

屠苏双手捧着长剑,面对空无一物的石台,恭恭敬敬地说:“屠苏定不负老祖宗的期望。”

封印石台边屠苏获得了新剑,而封印外……

慕容白从石碑中走出,迎面就是晴雪的问候:“小白,怎么样?诶?苏苏呢?”

“他等会就来。”慕容白淡淡回应,手下暗自调息片刻,刚刚上来时用掉的灵力重新恢复。

他刚一说完,屠苏也从石碑中出来。

“苏苏,怎么样?有解决的方法了吗?”

屠苏默默将装入剑鞘中的收好:“有,慕容前辈说了,这个需要王大锤帮忙。”一时间,所以人都看向了还在神游的王大锤。

“我……我?”王大锤一脸懵逼样的指着自己,“可……我是妖诶。”

“不,是石灵。”屠苏永远言简意赅。

慕容白恍然大悟:难怪王大锤可以进封印,原来他自己就是阵眼。

“石灵?原来我不是妖,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是妖!”王大锤很兴奋,他终于证明了自己不是妖,是比妖高级的石灵。

屠苏在天墉时看过很多书,下山后又做过很多行侠仗义的事,对这些异类的区别还算了解,又摇头,说:“你还不如妖。”王大锤只觉得自己心口上被插了一刀,瞬间痛了。

“我说,你逗我呢,是吧?一边说我不如妖,一边又要让我去帮忙。”王大锤这下是真的生气了。

“哎哎哎!大锤别生气,重点不是这个,你先听苏苏怎么说。”晴雪笑着说道。

“好吧,那就听你们说说。”

“阵眼,虽然你法力不如普通妖物,但是你是这封魔大阵的阵眼,只要你迸发全部灵力应是能与之抗衡。”慕容白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历时千年的石牛可以自主吸收天地灵力,所以才能化灵成为王大锤。而现在的魔王没了法力,再加之一直被镇压,威力已经大不如前,正好趁他出逃之时将其击杀。

“哦,不对啊,我只会变花,不会法术。”

“我想你可以去祭坛那里看看,也许会有什么收获。”晴雪的思考总与众人不同。

“那好,小美,你和大锤去祭坛。”

“那你们呢?”

“我们去找脱逃的魔王。”

“好……”

“诶?那我的金丹怎么办?还有小美你的钱包。”孙悟空见大家都要走,却独留下他,不禁急了。

“钱包不急,倒是你的金丹……”小美有点为难,说起来当初说好一起去找白虎妖要回孙悟空的金丹,可是现在这边的事也刻不容缓,看着孙悟空的眼神,小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你的金丹是怎么消失的?”晴雪觉得不能再耗下去了,知道那两人都是不善言辞的人,只好自己开口问。

孙悟空一听,知道这位姑娘想要帮助自己,便将自己昨日如何丢失金丹的过程说了一遍。

三人认真地听着,当孙悟空说到一团黑气之时,晴雪向屠苏和慕容白看去,二人对视一眼,慕容白说:“你的金丹多半是掉在你落下来的地方,昨天那只白虎妖只是来了镇子里,并没有出去。”

“多谢。”孙悟空觉得慕容白说的大抵是真的,知道他们此时急于办事,又加上不必打妖怪,便也不好再留下他们。

“如此,告辞。”

“告辞。”孙悟空看着他们离去,想到自己落下来时已经昏迷,根本不知道自己落在哪了,兴许可以让土地来帮帮忙,说完他跺了跺脚,叫道:“土地!土地!出来见我!”

“大圣,找小老儿我有什么事啊?”魔王化作的土地现身出来,装作一副憨厚的样子。

这时,没走多远的屠苏却是脸色骤变。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