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有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十三章 悟空,先祖

(有话说在前面:ooc什么的不要计较了,这只能证明白白以前真的是兰兰。)

话说这孙悟空与妖魔斗法之后,体力不支晕了过去,本以为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妖界食神奔波儿灞和蝎子精给吃了,结果却被王大锤误打误撞给救了。本来他打算和大锤小美去白虎洞拿回自己的金丹,谁知道这两人半道说要回一趟石牛镇,可等来等去也不见人影,于是他等不下去了。

顺着路靠近石牛镇,老远便看到镇口界碑前有人,走近一看,原来是小美和大锤,另外还有不认识的三个人站在他俩身边。

孙悟空退后两步,让到一丛灌木后,敌友难分,轻易靠近极为不妥,毕竟现如今他金丹遗失,法力全无,形同普通人,暂且观察一番,再做打算。

借着灌木丛的遮挡作用,他细细观察着这三人,要说这中最打眼的莫过于那位穿着白衣服的小哥,一看他气质出尘,多半是有法力傍身,只是气息微弱,无法估计他的实力;站在他身旁的红衣男子,身高与那白衣小哥一般高,穿着异于常人,周身隐有凶煞之气,可面上去一派正直,不过看他腰间一柄冰蓝长剑,应是修习剑术之人;另有一名蓝衣女子,长发及腰,衣着同样怪异,想必与那红衣男子一般,都是异族之人,只不过那女子身上涤荡的却是清灵之气,如此看来,三人各有千秋,竟是难以捉摸。

孙悟空手摸下巴,脑筋转了又转,暗自寻思道:这三人实力不清,可看小美和大锤的样子不像受到胁迫,大可再看看。

那边大锤覆手于界碑上,这本无甚奇特,谁知那大锤却在众目睽睽下如失去支撑,直直钻入那界碑中,却见本来站得极远的红衣男子身形一闪,出现在他身后,一把将他拽了回来。

孙悟空再摸下巴:看来是友非敌,行了,打个招呼,忽悠他们陪我去拿金丹。

整理整理衣服,梳梳头发,拿出领导风范来,踏步而出:“大锤?小美?还有你们几个,在这干什么呢?”

“大圣!”那两人果然如他所料,一脸崇拜的叫道。

可惜另外三人却是没太大反应。屠苏看着他,眼神直直戳在他脸上,其中尽是疑惑:这人是谁?没见过,不认识。晴雪满脸好奇,再加跃跃欲试,也不知在想什么。至于慕容白,虽然也看着这边,但是眼神却没放在他身上,脸上也无甚表情,但他脑中却已有千万弹幕呼啸而过:大圣?孙悟空?以后的斗战神佛?以前的我的崇拜对象?和书里的记载不符啊,戏文里更不像,这真的是孙悟空?我现在有他厉害么?……(喂!白白醒醒!你的兰兰属性又跑出来了。)

“咳咳,”也许是发现自己的人格魅力并没有为自己获得应有的效果,孙悟空有些尴尬的咳了咳,摆出高人架势,“你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不知道我在等你们吗?”

“大圣,我们昨天……”两个人将孙悟空拉到树林里去了。

看着三人消失在树林里,慕容白与屠苏对视一眼,屠苏问:“没问题?”

“没问题。”慕容白点头。

“好,小心,别逞强。”

“嗯。”慕容白笑了笑,走上前去,双手结印,一个散发着莹白光芒的法阵从他双手间落在了那石碑上,只见那石碑正中开始时只是出现小小气旋,随后越扩越大,到最后竟成了一个漩涡。

见那通道终于打开,慕容白松了口气,这时候他才察觉到他丹田内的灵力全数被抽空,而体力也透支了,一时站立不住,向后倒去。

屠苏见慕容白突然倒下,眼神一变,忙伸手接住了他,“没事吧?”同时手顶慕容白丹田为他传输灵力。

“没事。”慕容白从屠苏怀中坐起,自顾自地打坐恢复功力。

“待会,你不要下去了,我去就好。晴雪,你替我照顾好慕容。”屠苏拉过晴雪,说道。

“别,怎么说的和交代后事似的,这次你可别想撇下我,我可不是以前的方兰生了。”慕容白笑着站了起来。

屠苏看着长身玉立的慕容白,不禁有些恍惚,慕容白调侃的语句落入他耳中,他突然意识到,这不仅是方兰生,也是慕容白,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人,但却又是同一个人,自己不能再用以前对待兰生的方式对待他了,这一刻,屠苏终于豁然开朗,他扬起笑容:“好,我们走。”

说完,两人踏入了漩涡中,消失在晴雪眼中。

“苏苏!还有我呢?”

“你在这守着,我们去去就来。”屠苏的声音从漩涡里传来,有些空灵。

“哦,又不带我玩啊。”虽然这么说,晴雪却也没跟进去,没人在这里守着怎么行。

这边小美大锤向孙悟空解释清楚,又约定将此事解决后再去找白虎妖,才一同从树林中出来,结果却只见晴雪一人站在石碑前。

“晴雪,他们进去了?”小美一脸好奇的问道。

“嗯,我们在这里等他们吧。”

“哦。”

孙悟空站在他们身后盯着那块石碑,这东西是个封印吧,也不知道封印的是什么。

先不管孙悟空再想什么,这边慕容白和屠苏进到封印便差点跌进了一个通道。屠苏见通道陡峭,慕容白又灵力不足,如果放任他下去,十之八九要受伤,最后还是屠苏不顾慕容白反对,抱着他用腾翔之术下去的。

——封印底部——

屠苏将慕容白放了下来,慕容白脸色不太好,理都不理屠苏,独自一人走进了竖有封印中枢的石室。屠苏看了看他,他对慕容白的性格还算了解,知道这时候最好不要惹他。(带了点兰兰的脾气,呵呵。)

他观察着贴在墙上的符咒,这些符咒已经历时千年,但还放射着柔和的光,将这昏暗的石室照亮了些许。

不过这么多封印符咒,想必封印的必是一只魔力强劲的魔,可是……屠苏想到那团被慕容白轻易封印到葫芦里的魔气,难道……屠苏脸色一变,快步走进石室去。

慕容白站在石台前,石台上刻画着一副封魔八卦,细碎的齿轮兀自旋转中,唯一不同的是石台上的葫芦不在了,而那个葫芦此时正在慕容白的百宝囊中。

“慕容,”屠苏突然冲了进来,慕容白皱了皱眉,转过身看着他,“怎么了?”

“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事很不对劲?”

“怎么了?”慕容白想了想,今天的事情好像的确有些不对劲,“你是想说那魔气。”

“太容易了,不是么?”

“怎么回事?”慕容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低头看着那副八卦,这件事有些不对劲。

“恐怕那只是魔王留下的魔力,主体多半已经逃了。”屠苏将自己的推测说给慕容白听。

“快离开这,晚了就麻烦了。”慕容白听了这话,拽着屠苏就要出去。

“咳咳咳,我说你们两个小子先别走。”这时,昏暗的空间里响起了苍老的声音。

两人同时向石台看去,只见本来空无一物的石台上站着一位白衣翩翩的老者,他白面长须,仙气飘飘。

“慕容家第一百三十八代子孙慕容白拜见老祖宗。”慕容白一看便认出了这位老者是自家祖先,忙恭敬俯身道。

这就是慕容皓?屠苏心想,同样俯身道:“晚辈百里屠苏见过慕容前辈。”

“哎呀,不用拜,不用拜。”慕容皓一说话,那种仙气立刻就没了,只听他说,“我只是慕容皓留下来的残影,不用那么拘谨的,怎么你们都这么严肃?唉,一个这么严肃就算了,怎么交了朋友也这么严肃。”

“慕容前辈,为何阻止我们?”

“不是阻止你们,只是想说,你们这样可是没办法封印那妖魔的。”也许是受到两个小辈的影响,慕容皓也严肃了。

屠苏一听,他知道这位前辈是神仙,说的话应该不假,只低头道,“恳请前辈告知方法。”神态恳切。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一如既往的不科学断章。)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