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杨晓雪穿越事件簿】(番外)苏志文篇

(有话说在前面:还是番外,一样的小事,一样的分段式。由于小外公的设定改的有点多,而且他的经历比较复杂,再加上此前还有一段感情,所以这章有点长,有点乱。ps:实际我不太能抓住小外公的性格和心理,要是崩了,请见谅。)

One.

苏志文,我的名字,一个听上去就很温柔的名字,而我在外人面前也是这样的吧。

Two.

我叫苏志文,我和母亲在上海住了十五年。是的,我并不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苏州,是我的故乡,我十岁以前住的地方。

Three.

那时我的父亲还活着,他这一生致力于研究可以伪造信息素的香水,实际他本是喜欢画画的,可是当那些omega因为信息素的散发而被人欺辱,善良的父亲便踌躇满志地研究起这种香水。这是母亲对我说的,在我第一次发情期到来的时候。

Four.

母亲说父亲的确研究出了,可是那种香水造价不菲,家财耗尽,还欠了一堆债务,父亲因为还不起钱被人打了一顿,伤了内腑,不久就去世了。

Five.

安葬了父亲后,母亲带着我离开了苏州,辗转来到了上海。母亲,一位柔弱的omega独自撑起了这个家。那时候我认识了来到上海以后的第一个朋友。

Six.

她叫周小雨,住在我家隔壁,和我一般大,她的母亲是一个beta,在上海的百乐门(舞厅)做歌女。

Seven.

我在一所学校念了几年学,学会了弹钢琴。本来我打算毕业以后就去做钢琴老师。但是,这一切都在我第一次发情期到来时毁了。

Eight.

第一次发情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那一天差点出事,还好小雨救了我。后来,我知道她是alpha。但是她并没有趁人之危,我很感激她。

Nine.

我靠着父亲留下来的遮盖信息素的香水和抑制剂继续学习,尽力掩饰自己的身份,让自己看上去就像一个beta。但是每次发情期到来时那种身体空虚的像是在渴望什么的感觉在告诉我,我是一个omega。有的时候我会躲起来,怨恨自己为什么不是alpha,而是一个卑贱的omega?但是没有人能理解我的痛苦,因为在他们面前我是温文尔雅的苏志文,也只是温文尔雅的苏志文。

Ten.

小雨知道我是omega,但她从来不会看不起我,她总是鼓励我,带我走出阴影。不知不觉间,便产生了别往的感情。

Eleven.

我喜欢上了她,她到百乐门去唱歌,我就凭借擅长的钢琴,应聘百乐门的钢琴师。

Twelve.

她的歌声很好听,闲暇时我便会在后台听她唱歌,一曲《夜上海》,一曲《白兰香》……

Thirteen.

我们在一起了。可她总是有很多秘密不愿意告诉我。

Fourteen.

她说,要我帮忙调查沈家,她想要复仇。

Fifteen.

我想我是中毒太深,我辞掉了百乐门的工作,去到青山医院去照顾疯了的沈家二小姐方琪,以一位不得志的诗人海风的身份,方琪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只不过她很寂寞,所以我时常念诗给她听。

Sixteen.

我给你一片天地,你还我一个世界。我想轻轻的离去,却被你困在了云层。

Seventeen.

我照顾了方琪半年,但是毫无进展。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我成了沈家小小姐方晓曦的钢琴老师,住进了沈家。

Nighteen.

沈碧云说要“娶”我是始料未及的事,我是omega的身份一早便被她看穿。她说她知道我想要钱,她说她喜欢上我了。

Nineteen.

我答应了,为了小雨。沈碧云比我大二十三岁,几乎大了两轮,在别人眼里我就是攀龙附凤的小白脸。没关系,一切为了小雨,就算是小白脸,即便不被沈家人待见。

Twenty.

第一次在沈碧云口中听到那个名字时,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怎样的。她想要的只是一场完美的婚礼,而在她眼里我要的是钱。也好,至少她不会标记我。我是安全的。

Twenty-one.

如我所料,但她不仅没有标记我,还送我抑制效果好很多的抑制剂。虽然我知道原因,但我还是很感激她。

Twenty-two.

碧云,一个二十五岁的青年对四十八岁的女人的称呼。晓曦并不知道这件事,她似乎有点依赖我。方晓曦,这个年龄不大却过早成熟的女孩是这个家里唯一真正关心我的。

Twenty-three.

在沈家住了两个月后,沈碧云说要进入沈家的男人不能一无所成,让我打开上海的香水市场。

Twenty-four.

离别来的猝不及防,为了成功入驻沈家,我没告诉小雨就上了船,她是不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Twenty-five.

魔王岭,是著名的香水之乡。魔王岭的地界里到处都飘着香味,各种香掺杂,却并不杂乱,分开各有千秋,合并相补适宜。我在香市里探查,这里香水的种类齐全。

Twenty-six.

我靠在一颗桃花树上,四季桃的花瓣落在我身上,而我无心观赏。原来父亲所研制的香水这里也有,那父亲的研究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Twenty-seven.

“嘿!你好!”一个和我一般高的少年打断了我的思绪。他明媚的眼睛里仿佛倒映着我的悲伤,“你在这里做什么?”

Twenty-eight.

“嘿,我叫宁致远,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苏志文。”

“志文?志文,你是外地的吧,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嗯,我是从上海来的。”

“上海?!回去的时候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可以啊,只要你家里人同意。”

“太棒了,志文!”

……

难得能对一人卸下防备畅谈一场,看着一旁的致远,真羡慕他能有这么快乐的人生。

Twenty-nine.

致远的信息素的味道并不强烈,这可能和他没有嗅觉有关。他的信息素是那种很清爽的青草味,所以那天下午他累了靠在我身上睡着的时候我并没有排斥。

Thirty.

宁家是个大户人家,古色古香的房屋架构有种特殊的亲近感,就像我在苏州的家。虽然已然模糊不清,但是那时却是无拘无束的。魔王岭最大的香世家是文宁两家,听说以前还有家姓香的,只不过已经没落了。

Thirty-one.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姑娘,她第一眼看到我时好像很惊讶,可仅仅只是一瞬间,她叫杨晓雪,是宁叔叔的干女儿。晓雪,小雪……小雪,你在苏州还好吗?

Thirty-two.

小雪只小我两岁,是我在苏州时的玩伴,她总是会叫我文哥哥,如今过去了许久,她的全名已然被我忘记,就连在苏州时的记忆也模糊不清了。

Thirty-three.

杨晓雪看上去也不过十八九岁(这里对应宁致远的看不出来),却已是闻名乡里的姑娘,对花的理解和种植十分在行,人送“生花妙手”的称号。

Thirty-four.

再次遇到致远是在他家花田里,晓雪姑娘带我去看花,却是恰好遇上了致远。结果晓雪姑娘脸色不太好的走了。

Thirty-five.

这真的是宁叔叔口中不学无术的混小子吗?看着前方滔滔不绝的致远,我这么想到。一旦说道关于花的方面致远都能说,而且很多知识需要翻阅很多书籍才知道。我不禁笑了,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很软也很暖。

Thirty-six.

合作的事很顺利,我也是时候离开魔王岭了。想起答应了致远带他去上海,我说上海有好医生可以治致远和佩珊的病,宁叔叔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而且还叫上了晓雪姑娘。可是晓雪姑娘好像很反对的样子,说起来,她好像一直都挺反对我与致远来往,可是看她的样子也不是讨厌我,而是单纯地不让我接近致远。这让我有些费解。

Thirty-seven.

致远对去上海的事很热衷,但他会晕船,一吃点什么就吐,我正好和他一个房间,每次他看到我都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都会扑过来,就像是一条大型犬一样,很可爱。

Thirty-eight.

只不过是一场午后甲板聊天却找到了幼时的朋友,晓雪原来真的是小雪。可是穿越是什么?

Thirty-nine.

她问了我很多小时候的事,问了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可是我都没听过,最后她转身靠着栏杆,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她说让我小心沈家人,她说让我认清自己的感情,她说她会保护我。她说她要帮我脱离沈家。我问她为什么?她说……

“天机不可泄露。苏大哥,我是不会害你的。”她就那么倚着栏杆,露出了一个信心满满的笑容,晚风吹起她的裙摆,却凭空产生了些不属于她的落寞与茫然。

尽管我还是有很多疑惑。

Forty.

上海,我又回来了。当踏入这方土地的这一刻,之前卸下心防的日子终已过去。致远不知道跑哪去了,我看着身边站着的小雪,她感受我的眼神也转过头来,我不想让他们住在沈家,出于为他们的安全考虑,但她的一席话让我无法反驳。我知道她在关心我。

Forty-one.

沈家虽大,但却暗藏危机。好在小雪的很会处事,我舒了口气。柔枝帮忙把公司手续办好了。小雪知道我不太懂这些,所以很多事都会帮我,选人,选地,公司规定什么的,她都能找人来做。小雨并没有发现我离开了上海一段时间,我知道只要我不去找她,她是不会来找我的。

Forty-two.

发情期来的猝不及防,当我身处顶楼的房间时,我却发现我留在屋里的抑制剂都不见了,怎么会?发情期的情潮来的太快,让我没有思考的空间,颈后的腺体突突的跳,疼痛难忍。四肢酸痛,体液从肠道里流了出来,睡裤早已沾湿,强烈的空虚感觉让我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好难受。我将头埋在双肘间靠在门上。我讨厌我的omega身份,它让我控制不了自己,它让我变得不像自己。

Forty-three.

发情时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极其难熬的,更何况此时我手边还没有抑制剂。我没办法下楼去拿抑制剂,我想拿我抑制剂的那个人一定是不想我入主沈家的人。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个时候出去必定有人在等着我。omega发情时的信息素是致命的,即便来的人是beta,也会被引诱发情,变得毫无节制,这对omega来说无疑是个噩耗。

Forty-four.

发情的情潮一波一波的向我涌来,一种从内心和身体双重发出的渴望在吞噬着我的意识,我紧紧咬着牙,恍惚间感觉到有人站在我面前。

“致远……”我颤抖的唇里吐出的名字,我看着致远站在我面前伸出了手,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我想要拉住他,他却消散不见了……重又缩回身体。这种时候怎么会想到致远,难道我喜欢他?不对,我喜欢的是小雨才对,不行不能再想了。我当初进沈家是为了谁?

Forty-five.

好容易挨到了后半夜,我的意识几乎模糊,身体里似有火焰在烧,也许再过不久我就会失去理智吧。发情时的omega触觉异常灵敏,我感觉到一个不同的味道出现在门外时,我吓了一跳。

是小雪,她不知道我怎么了。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做出自残的行为,我让她帮我回房间去拿来了抑制剂,却被她知道了我这公开的“秘密”,我知道她只是想帮我,但她拉住我的手时,还是惧怕了,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的狼狈样子,那根本就不是我。直到摔到她怀里的那一刻,她突然说她不是alpha,她竟然不属于ABO人种,我能感觉到她身上的淡淡体香,但那却并不是信息素的味道,并没有让我感到不适,潜意识知道她不会伤害我,我停止了挣扎。

Forty-six.

小雪并没有歧视我,而是细心地照顾我,抑制剂的效果大不如前了,她心疼的表情落在了我的眼里,我只能说我好多了,虽然我知道她不相信。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周围又逐渐安静了下去,抑制剂的药效开始发挥,恍惚间我似乎又看到了致远。

——to be continued……(ฅ>ω<*ฅ)

(lo主有话说:去撸小外公的cut,发现了个事,小外公是1902年生的,死时是1931年,也就是说他有29岁,而这么算来,小霸王1912年十八岁,到了1931年就是三十六……所以就原谅lo主的私设吧。

番外就写到正文继续的地方,对了,写完发现我忘了方晓曦,算了,加不进去了,当然,小外公终于被我写崩了。

埋了个伏笔。)

评论(1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