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宁致远×苏志文】杨晓雪穿越事件簿

chapter thirteen 你这样把你苏老师卖了真的好吗?

站在沈阿姨的房间门口,我看向窗外,天色渐亮。

剧情还没开始,苏大哥虽然已经在沈家住了两个月,但他现在还是自由之身,在外人眼中还只是晓曦的钢琴老师。不过几个星期后他便要和沈阿姨结婚了,虽然时间有限,但总归是有机会的。

晓曦这孩子我还是挺喜欢的,她是自始至终地关心苏大哥,而且关心地也只是苏大哥,而沈阿姨的关心则更多地是建立在她对方国华的感情上,但这也说明她不会标记苏大哥。

但再怎么说,晓曦还是个孩子,只是现在没觉醒时可以照顾,看她的样子,未来多半也是个alpha,到时苏大哥又将是无人可依的状态,毕竟我这没有第二性别的特殊体质不是人人都有的,谁知道这是基因突变还是穿越bug。

还是要帮苏大哥脱离沈家才行。可是怎么办呢?

……

无语,脑子不好使怎么办?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先去厨房拿苏大哥的早餐,也不知道苏大哥醒了没有。

沈家的水很深,我得小心谨慎才行。

正当我走在走廊里时,一双手却突然覆上了我的眼睛,随后一个好听的声音说道:“猜猜我是谁?”

不用说一定是方琪,我假装犹豫不决:“你是……方琪!”

“怎么你都猜得到啊?不玩了,不玩了。”方琪一脸挫败样子地跑开。

方琪是真疯吗?离去的方琪轻快的动作让我有些疑惑。也许应该问问莎莎。当初实在是看的太少了。

去厨房拿早餐很顺利,只不过晓曦也要跟着我,实在拗不过她,念及她照顾了苏大哥这么久,再加上我对这方面也是一知半解,带上她还可以问一问。

从一楼到四楼,一路说了很多事,看来那些ABO文里所说的并不是全部,有很多是我听都没听过的。

走廊里的味道已经消散差不多了。晓曦打开房门,一股香甜的气味席卷而来。

“晓雪姐姐,我就不进去了。苏老师很信任你,他就交给你照顾了。”方晓曦一脸认真地说完,便匆匆下楼去了。

等下,这孩子不会是误会什么了吧。我抽了抽嘴角,现在的小孩真早熟,是有多不想让你外婆嫁给苏大哥啊。而且你就这么把你苏老师卖了真的好吗?无语地摇了摇头,将门给关了。

“苏大哥?苏大哥?”轻声叫了几声,还没醒吗?算了,时间还早,等到九点再叫他。

将餐盘放在床柜上,便见苏大哥将自己埋进了被子里。整个人几乎缩成一团。这种极度没有安全感的睡姿却出现在了看上去人缘很好的苏大哥身上……真是够了,无论如何,一定要让苏大哥明白,周小雨并不是真心的,谁他妈是真心的,还让爱人陷入这种险境的,更何况是连自保之力都缺乏的omega。

心里一生气就恨不得冲出去将某个绿茶给杀了,要是我有第二性别,一定是个alpha,而且是个很凶的alpha。

我拉了张凳子坐在床前,苏大哥睡得还算安稳,不过他那满脸的红晕还是没消退。

也许是睡地太浅,不过一会儿苏大哥便悠悠转醒。可是他看到我的一瞬间眼底闪过了一抹异色。

“小雪,你怎么会在这里?你……都知道了?”虽然语调依然温柔,但是这声音带着的微微颤抖却是如何也掩饰不了的。

“嗯,你还难受吗?”我假装没听出来,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苏大哥摇了摇头。但是又怎么可能没事。

“嗯。”我假装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伸手要将他扶起来,“来,醒了就吃早餐吧。”

“好。”

……

我端着剩下的食物走了出来,回头看了一眼房间门,餐盘的食物还有一大半,虽然晓曦说处在发情期的苏大哥胃口不好,但是这也太差了吧。

晓曦说苏大哥的发情期有一个星期左右,也就是说这段时间就由我全权负责苏大哥的衣食住行了。

抱着盘子去厨房,一路上遇到的人的反应都有点怪怪的,看什么呢?好奇怪。

等到站到厨房里我才反应过来,哦,是信息素的味道。还好不是很重,要不然就惨了。

以前有听过和有信息素的人在一起会沾染信息素吗?好像没有吧……

额,我这个普通人要在这种环境活下来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松精神。

又换了套衣服,沈家的人也基本醒了。

靠在房间门框上打了个哈欠,好久没熬过通宵了。不准说我没形象。

“晓雪姐,你在这做什么?”一转头便看到了站在我身边的佩珊。

“啊,佩珊啊,我在这等你们啊,宁致远呢?”

“他?不知道。大清早的,谁知道他去哪了?”

去哪了?嗯,应该有人见过吧。问一下沈家的仆人好了。

——沈家后院湖边长廊——

老远的便看到宁致远双手撑在栏杆上眺望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清晨的阳光斜射到他脸上,不得不说这货还挺帅的,特别是侧颜,简直秒杀。

醒醒!我花痴什么呢?现在叫他去吃早餐。

宁致远这家伙虽然说平时吊儿郎当的,但是一旦喜欢上什么人就一定会对他好,而且绝对不会背弃。

尘远是没希望了,不过以我这几日的观察苏大哥和宁致远多半有状况,也许可以把苏大哥托付给他。

“噗嗤!”我这种嫁女儿,找女婿的心态是什么鬼?又想哪去了?

“杨晓雪?你来做什么?”我的嗤笑声毫不意外地将某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我啊,当然是想问你,你在这里做什么?”我走过去同他一样撑着栏杆。

“做什么?”宁致远重复了一句,看着远方,表情挺忧郁的,“你喜欢过人吗?”

“……”额,这个就问倒我了,“宁致远,你鼻子治好以后,你想做什么?”

“我想……闻闻一个人的味道。”转移话题get。

“谁的味道?”不会是苏大哥吧。

宁致远却似乎不打算回答而是看着我笑了起来:“杨晓雪,你觉得我是什么味道?”

“人渣的味道。”下意识脱口而出。

——to be continued……〒_〒

(lo主有话说:是的,你没看错,本文专业黑周瑾,无论原著还是剧里我最讨厌的就是她,再怎么洗白也没用。对,我就是这么任性,不欢迎吐槽。)

评论(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