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九章 无殇,祸福

(有话说在前面:戒撸的事当我没说过)

慕容白被拉住,下意识地回击,却因伤势所限,反被晴雪制住,谁知这幅度太大,扯到了慕容白的伤口,疼得他抽了一口气。

这下晴雪就更生气了,将他按在椅子上,趁他不备,一把拉开他匆忙间拢起的衣服,一看他胸口上的伤口又沁出血来,忙按住又欲起身的慕容白,说:“别动,这么严重还说小伤,你们两个还真是一个都不让人省心。”伸手从衣襟里拿出一个瓷瓶,拔了瓶塞就往他伤口上抖。

慕容白知道拗不过她,只好停下动作,白色的药粉撒在伤口上,带着些微的刺痛,但很快伤口的疼痛便缓解了不少。

晴雪还是一如以前一般精神充沛啊。

晴雪一边为他裹上干净的纱布,一边说:“伤口不要沾水,对了,你刚才去哪了?怎么会受伤?”

“……镇子里来了只妖怪。”慕容白如实回答,他知道晴雪的脾气,就算他现在不说,最后也肯定会被她给挖出来。

“怎么不告诉我和苏苏啊?至少我可以帮你。”

“没事,我应付得了。”慕容白将盘扣扣上,打理好了衣服,表情一如往日,就好像那伤不是在他身上一般。

“能应付?那你怎么受伤了?!你们……以前苏苏一个人爱逞强也就算了,现在怎么连你也……”晴雪被气笑了,“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我习惯了。”

“这种事怎么能说习惯呢?兰生,你失踪的这五年都去哪了?为什么不回去,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还是说你根本不想回去?”

慕容白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

晴雪看他的表情,叹了口气:“你知道如果苏苏活着回来,知道你失踪了,却又没找到你,他会怎么样?”

慕容白身体一颤,屠苏……

“晴雪,你不要叫我兰生了,我叫慕容白。”慕容白避而不答,说完这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兰……!”

“呵,他果然还是不愿意认我。”屠苏靠在石壁上,看着那快步离去的背影。他早就站在这,那人的一番话虽然没有全部但大多已经落入他耳中了。

“苏苏,你怎么起来了?快回去。”晴雪听到这话,忙转过头,过来就要扶他回去。

“伤养好了又有什么用?反正我也活不久了。”屠苏捂住伤口,那煞气现在遍布他全身,虽然并没有什么异动,但他本身的灵力却已和煞气相互纠缠,再也分不开了。

“别乱说话,你现在不是还好好地活着吗?”事情怎么会突然发展成这个样子?

“晴雪,别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明白。咳咳……!”屠苏说完,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再次吐了一口血。

“苏苏!怎么回事?”

“晴雪,今天是什么日子?”屠苏靠在晴雪身上,虚弱至极。

“是十五,晴雪,快,屠苏煞气发作了。”晴雪正待回答,便听见慕容白的声音由远及近,平日里清冷的脸上焦急之色显而易见。

“兰生,我就知道你不会放下苏苏不管的。”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晴雪自是高兴的,但是当务之急是帮屠苏抑制煞气。

两人合力将屠苏扶到床上,为他传输灵力,助他抑制煞气。

可是这次的煞气却是来势汹汹,因着灵力与煞气纠缠,屠苏本身无法动用灵力,而外人传入他体内的灵力融入时却又会被他体内的煞气同化。

但是晴雪二人却是不知道的,以至于当他们发现不对时,屠苏的情况已然不容乐观。

“怎么办?再这样下去苏苏会死的!”

慕容白拧紧了眉头,屠苏身周萦绕着不断游动的黑红色煞气,这种情况以往从未有过,可是……

慕容白伸手再次为其传输灵力,只是这一次不是传入他体内,而是顺着他的经脉而上。

慕容白一丝意识也顺着这灵力而入,他只看到屠苏经脉中到处都是狂暴的煞气。

突然慕容白的眼底闪过一抹诧异,在屠苏体内的灵力转了个方向,冲向了另一个地方。

此时,屠苏的丹田内——

这里是暴风的中心,但也正是因为它处于暴风的中心,所以异常平静。

在丹田广阔的空间正中,屠苏的星蕴重明鸟正安然沉睡。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它那本来火红的羽翼上逐渐沾染上了墨色。

忽的它睁开了眼,盯着凭空出现的一缕深蓝色灵力。

慕容白盯着这星蕴,发现重明鸟眼中一片清明。

“唳!”一声尖锐的鸟鸣声在空间里响起,那本来凝聚不动的灵力却像突然被什么冲开一般,消散了开来。

“噗!”慕容白脸色一变,吐了一口血。

“兰……小白,你怎么了?!”晴雪赶紧为他把脉。

“咳咳!”慕容白捂住胸口咳了几声,那重明鸟的叫声仿佛还在他耳际。太大意了,他没想到屠苏的星蕴的力量竟然这么强。

“还好,只是因为灵力被强行打散引起的气血逆流,养养就能好,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和苏苏交代。”晴雪吁了口气,刚才差点没把她给吓死。

“……”慕容却并未理会,只是看着屠苏,过了一会儿,他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什么意思啊?”晴雪不禁奇怪,你都受伤了,这难道还不是祸事?

“你看着就好了。”慕容白依然盯着屠苏。

晴雪不说话了,也坐了下来盯着屠苏。果然,不一会儿屠苏身上便现了异状,那本来相互缠绕的灵力与煞气齐齐向他头顶涌去。

“唳!”一声清鸣,屠苏头顶竟渐渐凝聚出一只重明鸟来,那重明鸟双翅齐展,还是那副威风的模样,只是它原本火红的羽毛尖部已然全数被墨色浸染。

晴雪看着这奇异一幕诧异地看着慕容白:“这……难道那煞气和灵力融合了?”

慕容白微微点头。

“真好。苏苏终于不用再被煞气折磨了。”晴雪抹了抹落下的泪,眼里闪烁着喜悦。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解决苏苏的煞气问题,接下来就要解决剧里的问题了。

嗯,苏苏并没有听到全部的对话,也就是说他不知道白白受伤了。)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