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李易峰×樱空释】爱莲说 1 (新坑求踩)

第一说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本文cp:雪莲精灵李易峰(穿越)×幻雪帝国二王子樱空释。】

雪,漫天无际。幻雪帝国的冬天很长,大雪一落,便是十年。

提起幻雪帝国,外人只知那一下便是十年的大雪,但凡世也有一座山终年落雪,山下的镇民们为之命名为天山,因其高而险,上山比登天还难。

但这并不能阻止有人企图登上天山。只因这天山上盛开着一种莲花,亭亭如玉,花白胜雪,又因是天山独有,故称天山雪莲。相传天山雪莲可以治病,生死人,肉白骨。可终归是传说,从来没有人能登上这天山。正因如此,这雪莲所谓不似凡物的神效说不定也只是传说而已。

但传说并非空穴来风。

——天山——

大雪连绵,杳无人迹。在山崖之上,一朵雪莲含苞欲放。它已伫立多年,如今却在铺天盖地的大雪中缓缓绽开它雪白的花瓣。

随着花瓣的绽开,一道白光从中射出,映得花瓣莹白如玉。

那花心中竟安然沉睡着一个人儿,他穿着一套白色滚着绿边的袍子,长长的黑发被一根白色的发带系着。皮肤白皙,面容俊美,可是他虽是成人之貌,身形却还不及一个初生的婴孩。

天山山风颇大,却吹不乱他的头发,他就那般睡着,睡颜恬静。

忽的,他长长的眼睫微微颤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晶绿色的眸子眨了眨。他撑着花心站了起来,娇小的身体似乎随时会被风吹走。

这是什么地方?李易峰一个大写的懵逼,他扶着和他差不多大的花瓣向外看去,漫天飞舞的大雪,一望无垠的雪原是他眼中唯二的景色,所以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明明应该躺在家里的大床上睡觉才对。怎么一觉醒来他就跑这来了?

还是这种鸟不生蛋的鬼地方。而且这是什么?李易峰戳了戳身周散发着淡淡荧光的屏障,那大雪落在屏障便被弹开,就仿佛一个保护膜一样将他保护了起来。

所以,他到底在什么地方啊?好玄幻!李易峰望天,一脸无语状。

大雪依旧,并没有因为一个异世界的灵魂而改变。

李易峰看了半天雪,觉得消极怠工也不是个事,只有敢打敢拼才是正确指导方向。

李易峰理顺了长发(好麻烦),整理好衣袍(好麻烦),沿着大大的花瓣往上爬,谁知刚爬到花瓣边缘,便被袍子一绊,直接跌出了花瓣的范围。

悬崖!晕了晕了!李易峰看着身下的悬崖,闭眼,哀叹:吾命休矣!

许久,他不敢睁眼。

又许久,他还是不敢睁眼。

再许久,他还是没感觉到自己落在地上,于是悄悄将眼睁开一条缝,只见眼前还是那朵巨莲。

李易峰睁大了眼,低头发现自己浮在空中,这特么是怎么回事?我会飞?没有威亚,没有支架,他的的确确是悬在半空中的。

一直崇尚唯物主义,把自己当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根正苗红李政委表示,他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算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時候,先想办法离开这个鸟不生蛋的鬼地方。

这要怎么控制方向?李易峰犯了难,他尝试地想:上?结果他还真的上升了些;左?右,下……峰哥玩地不亦乐乎,完全忘了正事。

等到他完全掌握飞行技巧时,天色已晚。

李易峰看了看逐渐黑下来的天际,觉得还是明天再走吧。大半夜的迷路了怎么办?(啊哈哈,你怕黑你就直说嘛,找什么理由。)

他拉拢了雪莲的花瓣躲在了花心中,满足地睡了一觉。(倒是心宽啊。)

当天空露出鱼肚白的时候,他就醒了,他没赖床的习惯,准确来说他就没睡好。再次理了理稍微凌乱的头发和衣服,他站在花心中。起飞!(什么鬼?)

在大雪中穿行本是一件麻烦事,但是因着身周的屏障,他倒是来去自如。

但是太过得意是要遭雷劈的……

“哎哟!”峰哥撞上了一堵墙,在空中头晕眼花的翻了翻,落在了一个柔软温暖的地方。

……这一头白毛是什么鬼?不过长得倒是挺和我胃口的。峰哥抬头,眼中的愤怒化为了欣赏。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