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宁致远×苏志文】杨晓雪穿越事件簿

chapter twelve 真实的重合

也好,没性别就没性别吧,这样至少这样就可以不用顾忌的保护苏大哥,这样他也就不用那么无助了吧。

室内的香味还是很重,我不敢开窗,鬼才知道会把谁引来,这栋别墅里除了那些女人还有男人,我一个普通人可挡不住一群失去理智的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

“嗯呜……”我将他颊上结成一绺绺的头发拂到一边,却引起他一声轻微的呻吟。手下轻轻一顿,叹了口气。就连睡着也不安稳,吃了药也没用吗?

努力想了想书里关于这方面的描述:“……服用抑制剂后,本来张开的omega通道强行闭合……”一定很痛吧。我低头用干净的布巾擦掉他脸上的汗水。

这个世界太过奇怪,让我有点承受不了,原本以为只是两个剧的集合世界,没想到不仅是现实与剧本的结合,而且竟然连世界观都不同了,宁致远晕船恢复地那么快,那货肯定是个alpha,嗷,我的尘远破灭了,写信给莎莎吧。

我又守了一会儿,天逐渐亮了,到了凌晨四五点光景,苏大哥的眉头才总算松了些。

要回去吗?就不回去了吧,等下打理一下直接下去。苏大哥这样子是等下早餐是肯定不能下去了。待会端些来给他。

不对,我现在的衣服上都是苏大哥信息素的味道,这么下去还得了。

不行,还是先换套衣服。

打开门看了看外面,走廊里的味道几乎没有了,还好也没有其他人上来。

我将披在睡衣外的长衫脱掉扔进房间,将门反锁起来,仅着睡裙快步跑下楼。清晨的大家都还没醒,我快速清洗了一遍,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现在去睡也睡不着,不如去找沈阿姨,解决苏大哥的事要紧。

“这么早,你在这干什么啊?”刚关上门,身后就响起了一个声音。

“!宁致远!你想吓死我啊?!”我转过头,就看到宁致远低头看着我,近在咫尺的大脸吓我一跳,他不会闻到我身上的味道吧。

宁致远凑近过来看了看我,说:“黑眼圈这么大,做小偷去了?”

“去死,做你妹的小偷。”我一把推开他,以防他闻到。

“噗!这又关宁佩珊什么事了?”他一脸的奇怪表情。

我突然松了口气,忘了,这货没有嗅觉,那就好办了:“你管我,今天苏大哥有事不来吃早餐,到时候你别又咋咋呼呼的。”

说完我转身就走,也不顾他的反应。

苏大哥在沈家时间也不短了,竟然还没被标记,那抑制剂应该是英国进口的,看来沈阿姨给他的,那么要么沈阿姨“嫁给”苏大哥是权宜之计,要么沈阿姨也是omega,但不管是哪一种,苏大哥现在的处境都很危险,该死的周小雨,你怎么舍得让这么温柔美好的苏大哥处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我心里有些愤怒,结果刚下到楼梯的第二楼转角,差点撞到了人。

抬头一看,是沈阿姨:“沈阿姨,对不起啊,你起地真早,那个我有事想和你聊聊。”

“小雪,是志文的事吧,你见过志文了,他怎么样?”我话刚说完,衣服便被她拉住,那关心的表情不像是装的。

看样子是闻到我身上的味道了吧,果然是在苏大哥那里待太久了,“苏大哥他没事,只是他每次都这么……吗?”

刚说完就看到她脸色变了变。“你有没有把他怎么样?”

是真的关心他呢,虽然只是契约婚姻,但至少这种关心并不假:“沈阿姨放心,我对信息素没反应,完全可以贴身保护他。”

她的表情松了些,但又重新挂起了担忧:“那……志文就拜托你照顾了。只是他这时间间隔的越来越短,我怕他迟早会……”诶?我没有第二性别她一点都不惊讶吗?

“我想也许我可以帮忙。”我擦,就不应该在楼梯上讨论这个,这不,把不该来的给招惹来了。

“沈阿姨,对不起,等我一下,可以吗?”

“宁致远,别添乱,我警告你,如果你不是真心的,就不准靠近苏大哥。”我一把拉过站在楼梯上的某人,警告道,“对了,把佩珊叫起来。”

“沈阿姨,我想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聊吗?”我走下楼,看着依然站在楼梯上的沈阿姨,这件事得商量下啊。

“可以。”我陪着沈阿姨走上楼去,路过宁致远时,我看了看他的眼神,可是那里面却是有些迷茫。

好奇怪,宁致远这是什么表情……

——沈碧云房间——

我也没想到沈阿姨会叫我到她房间里来,也许这是一种信任的表现。

“沈阿姨,以前苏大哥是由谁照顾的。”

“是晓曦,她现在只有十一岁,第二性别还没有觉醒。”

“可是,苏大哥不是你丈夫吗?为什么……?”

“杨小姐,我倒想问问你,你是怎么认识志文的?还叫得这么亲切?”

怎么认识的?我愣了愣,记忆里模糊的片段就被翻了出来,竟有些恍如隔世,那时候年纪还小,本也就记不住太多东西,长大以后看剧的时候也完全没想过身边的人会成为电视里的人物,只是觉得名字很耳熟。不过,这里要是原来的世界,苏大哥经历的也就不会是这样的故事了吧。

真实与虚幻的重合,让我觉得这一切都有点不真实,可是庄周梦蝶,蝶梦庄周,谁又能分得清楚呢?

幼年时经常照顾自己的文哥哥与现在的苏大哥重合在了一起,虽然世界观变了,但是文哥哥始终是我的文哥哥啊。

眼前豁然开朗,有什么好纠结的,看沈阿姨是真的关心苏大哥,说了又何妨:“苏大哥以前在苏州的时候,我家住在他家对面,他比我大两岁,所以一直关系都挺好的,可是后来苏伯父去世了,苏大哥和苏伯母为苏伯父举行了葬礼之后就离开了,后来就失去了联系,说起来我和苏大哥已经十几年没见过面了。”

——to be continued……(ง •̀_•́)ง

(lo主有话说:实际我写这也是挺纠结的,之前的那章以其说是女主因为青梅竹马的关系打算帮助小外公倒不如说是女主对美人早亡的惋惜和对朋友的关心。而且她虽然嘴上说这是她苏大哥,但她心里并没有把苏大哥和小时候的文哥哥牵扯到一起。这章这段对后面的内容起了很大的铺垫作用。

这不是言情!这不是言情!这不是言情!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还有还记得小霸王的迷茫表情吗?这是他开始正视自己感情的开始哦。

啊,对了,为什么沈碧云对女主对信息素没反应这事一点都不奇怪的原因……额,她以为女主是……性冷淡。)

评论(1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