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五章 心动,受伤

“你喜欢上百里屠苏了吧。”又一次没有疑问的句子。

“一派胡言!百里与我皆为男儿之身,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呵呵,别再掩饰了,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心魔。”慕容青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没有出来。

“慕容青,你有本事出来!”慕容白想也许是因为屠苏在这。

“……”短暂的沉默,让慕容白越加肯定他被抑制了,“慕容白,别再想了,你知道你没有几年好活了,要是你想要继续和他在一起,你就和我融合怎么样?逆天改命,长生不老。”

“不可能!”

“怎么?你还奢求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喜欢上你不成?百里屠苏啊,他只是把你当做另一个人,那个人我也见过,活泼得很。”慕容青继续蛊惑慕容白,“可是啊,要是以你现在这样子,不是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了吗,听我的和我融合,然后你不就可以把他占为己有了吗?”

“闭嘴!心魔,休得乱我心智。”

“呵呵,是你自己乱了吧。”

“滚!”慕容白这一声几乎声嘶力竭。

许久,心魔的声音再未出现。慕容白喘了口气,定了定心。

……

屠苏坐在桌边,刚刚的一切太过于熟悉,让他又想起了兰生,慕容白虽然气质与兰生无甚相像,但总让他不经意地想起兰生,也许他是真的想兰生了吧,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知道他离开的话,他一定会伤心的吧。

屠苏实际并不需要进食多少,毕竟道家中人自小修习辟谷之术,他虽未刻意修为,但总是有些功底的,所以他吃了那一个便已足够。

见慕容白许久未归,屠苏起身正打算去寻,腰间系着的铃铛却突然响了起来。

“有妖。”屠苏眼神一凌,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桌边。

就在同时,慕容白快速走了出来,看着空无一人的室内,他叹了口气,终归还是晚了一步。

屠苏的速度很快,现在去追恐怕也来不及。偏巧这次的妖魔是在镇子外面,他去了也不过是添乱。这么想着,慕容白坐了下来,决定在这等屠苏回来。

并不是他不想去帮屠苏的忙,而是因为家族传下的祖训:慕容世家后人不可出阵,需在法阵处镇压魔气,因而平日里只要不是进入镇中的魑魅魍魉,从不必理会,而那些妖物也从来不会轻易招惹慕容族人,两者相处倒也相安无事。

但毕竟不是所有慕容后人都愿意将自己本就短暂的光阴毫无保留地贡献于这偏居一隅的小镇,贡献给那些一无所知的镇民,慕容先祖思及至此,唯恐后人擅离职守,使魔王逃出生天,为害苍生,便为之设下了一道封印,慕容一族只要出镇灵力就会减弱,重者甚至不及普通妖物,因此慕容世家镇守此地之职,才得以延及至今。

慕容白自小便被灌输了守卫封印的思想,即便幼小时总会有些不甘,但他终归还是留了下来。以往他也不会去理会,可是今天不同。

……

屠苏手握长剑与对面的狼妖对峙,只不过一日不见,这狼妖身上的妖气便强盛了许多,是得了什么丹药,还是只是受人指使?无论何种原因,他都不会让它再次逃走了。

一人一妖对峙许久,屠苏横在身前的长剑微微一偏,一道阳光立刻被折射至狼妖眼中,狼妖眼睛眯了一下,就这一刹那,屠苏动了。

冰蓝色的剑锋撞击在狼爪上,尖锐的指甲立刻被削去一段,屠苏一击不中,收剑退回原地。

他本不用与之纠缠这般之久,但他如今的灵力却被压制,剑招的威力还发挥不到十之七八,所以纵使这狼妖并不及那时的噬月厉害,他还是受了些伤。

再这样下去不行。屠苏皱了皱眉,胸口处的伤隐隐作痛,体内的灵力也所剩无多,以往没了灵力的压制便会窜及全身的煞气却一如几日来一般安静的蛰伏着。

也许,可以动用煞气。屠苏脑中一转,试着调动那煞气。本来应该不受控制的煞气真的顺着屠苏的意志在经脉中流转,随着这煞气转动的越来越快,屠苏头顶的上空逐渐浮现了一个红色的剑阵。下一刻,一把血红色的长剑从天而降。

屠苏一把握住,单手一挥,那狼妖仿佛不堪一击,一瞬间便被剑气撞的向后飞去,屠苏欺身而上,一剑插入了它的胸膛。

妖气弥散,狼妖渐化为虚无。

“苏苏!!”

……

——慕容府——

慕容白等了许久也不见屠苏回来,他站在祭坛上向外看去,那里是屠苏前去的方向。

忽然,一股冲天的煞气从那处传来,慕容白脸色一变,暗运法术向那里飞去。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不会写战斗场面只好一笔带过。

关于屠苏的灵力:既然白白去《古剑》时空会被压制,那苏苏在《万万》时空当然也会被压制。

关于这把剑嘛,看过古剑的都懂的。

下一章天气娘也要来了。😘)

@小糯米的金咕噜棒 姑娘,你要的天气娘已上线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