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四章 大锤,碎片

(有事说在前面:年龄设定是根据真实年龄来的,对,白客还没有峰峰大……所以苏是二十六,白是二十七,而锤就只有二十五)

那啥,大锤是来助攻的,虽然有点突兀。

我叫王大锤,今年二十五岁,是一个,不对,是一只年轻有为的妖,我是石牛镇的妖王,整个石牛镇在我的带领下越来越好。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是成功的人总是有人嫉妒的,例如不买我帐的慕容白。

真搞不懂那个只会穿白衣服耍帅的家伙哪里好,竟然让小美都喜欢他。不行,为了守护小美,我必须做点什么。

王大锤提着一篮子的烧饼,“噔噔噔”地跑到慕容府。

王大锤站在洞口犹豫不决,怎么说呢,慕容白这家伙是地鼠么?怎么喜欢住在这么黑的地方,好恐怖(=゚Д゚=)。

思虑再三,王大锤决定在门口把慕容白叫出来。

“慕~容……!!!”话没说完,王大锤就觉得脖子一凉,低头一看一柄长剑正横在他脖子上。对面穿着麻色衣服的少年一脸寒气:“你是什么人?!”

“哇!!!大侠饶命!大侠饶命!”王大锤被吓死了,大叫。

“闭嘴,你很吵。”屠苏不喜欢吵闹,每次他都会远离,但唯独有一个人却可以在他身边随心所欲,而他也不会觉得烦。

“……”王大锤赶紧闭嘴,妈妈!这是谁啊?之前怎么没见过他,好恐怖😭妈妈救我!(话说我哪有妈?)

“百里,放了他吧,他不伤人的。”正不知所措间,王大锤看到洞中走出了一位白衣公子,正是慕容白。

屠苏皱眉,放手,收剑,一气呵成。站在一旁,眼神不善地盯着王大锤。

王大锤被盯地发毛,转身欲逃,却被慕容白叫住:“你找我有事?”

“没事,没事,我只是来给你送烧饼,烧饼,烧饼放在这了,我还有事,先走了。”王大锤将那一篮子烧饼放在地上,赶紧逃走,转眼就没影了。

一时间洞口有些沉默,屠苏看着那篮子烧饼,不自觉地摸摸自己的肚子。

慕容白何其敏锐,弯腰提起那篮子烧饼:“进去吧。”

……

石桌上放着篮子,慕容白和屠苏各坐一边,慕容白掀开篮子上的罩布:“你还没吃过东西吧,吃这个吧。”

见慕容白并没有下手的准备,屠苏伸手拿出一个塞进了他手里:“你也吃。”

“嗯。”慕容白看着手中的烧饼,嘴角微扬,点了点头。

谁也不会知道,一向如同谛仙一般的慕容白吃起东西来却像个孩子。

屠苏默默地吃完一个饼,一抬头却看到对面的慕容白嘴角沾了饼屑还犹不自知。

屠苏看着看着,突然鬼使神差一般将手伸向了慕容白。

当手指触到了慕容白的嘴角顺便揩去了那片碎屑时,屠苏忽然惊醒。

慕容白惊讶地看着屠苏,屠苏讪讪地收回了手,而慕容白在短暂的惊讶之后也恢复了平静。

他放下手中的烧饼,就要去净手,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很平稳,也很镇定。

屠苏看着他的背影,却徒生出一种他在落荒而逃的错觉,不禁也露出了一抹笑意。

屠苏笑完转头去看被慕容白放在桌上的烧饼,烧饼并没有被吃掉多少,还剩下一大半。屠苏不由皱起了眉。

脑海里闪过那少年纤细的腰身,食量太小了,怪不得那么瘦,得让他多吃些才行。兴许屠苏自己都不知道,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关心起了这个认识了不过两天的少年。

……

慕容白早在屠苏收手的一瞬间心里有些异样,屠苏的动作太过自然,就像做过了很多次,那他又是对着谁呢?是对着那天他口中的“兰生”吧。那个兰生也许和自己长得很像。他还记得那天屠苏睁眼时他在屠苏眼中看到的惊喜与惊讶。

“兰生,兰生,……”这个名字意外的熟悉,

“嗯!”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他单手撑头靠在石壁上,渐渐闭上了眼睛。

恍然间,他感觉到自己坐在桌边,周围却是一片虚空,似乎他现在是坐在虚空里,这里就是他遗失记忆的一部分吧。

“木头脸,快过来吃桂花糕。”他看到自己拿起一块糕点放在嘴里,另一只手却将另一块递到了对面,那里坐着一个身着红衣的人,可是他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对方的脸,他的身体在随着记忆行动。

好甜。当第三块桂花糕塞进嘴里时,慕容白想到,记忆会不会有五感他不知道,但他确实不喜欢甜食。

对面的人依旧看不到脸,但他却能感觉到对方很愉悦,忽然对方伸手过来。

同今天同样的动作。慕容白看到他手臂上熟悉的臂甲,原来自己一直都认识他,或者说曾经的自己认识他。

“你喜欢他。”突然,一个声音搅乱了他面前的场景,他忽然睁开眼,大口大口地喘气。

“慕容青……”他抚住心口,这次慕容青并没有像以往一般出现,而只是在他的心里说话。

这是第二次慕容青对他说百里屠苏了。

——未完待续——

(lo主有话说:别问我白白为什么会惊讶,别忘了他当初找到封魔决时的笑容,他又不是真的冷,只不过没人为他分担而已。屠苏短短几年间经历的一切是有些人一辈子也经历不到的,从他的“遗言”就看的出他早就学会了看淡,而在与众人的相处中他也学会了关心别人。别说屠苏不想回去,屠苏是知道了自己不在原来的世界,以其徒劳地去到处乱跑,倒不如先安定下来,再慢慢寻找方法。)

这里白白的兰兰记忆因为有苏苏这个契机在逐渐解锁中,但由于时空问题难免会痛,人脑接受痛的信息就会下意识阻止这种回忆,自然恢复的慢。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