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三章 赠剑,同居

【今日略短】

(两个不善交流的人要怎么交流?啊,好烦,我觉得肯定要ooc惹)

这边屠苏一个人站在石牛镇的街上,他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他只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好在虽然焚寂没在身边,但体内的煞气却很平稳,龟缩在一角,并没有发作之象。而之前因为解封而被破坏的经脉也修复了。但现在还不知道会不会再发作,这得等到十五才知道。

也许是在街上站地太久,竟然引来了一些镇民的围观。

“这位少侠,我是石牛镇的镇长,你是从何处而来?要去往何处?”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走了出来,镇上已经很久没见过外人了。

“我……”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镇长,他是我的朋友,他住我那里。”这时青年的声音从屠苏身后传来,一抹白影转瞬便来到他身边。

是慕容白。

“哇!!!慕容公子!!!”果然慕容白一出现在哪,哪就像是在滚烫的油锅里滴了一滴水一样,瞬间炸了锅。

屠苏也知道谁来了:“慕容……”

“别说话,走。”慕容白最不喜欢热闹,低声在屠苏耳边说了一句,就使出法术离开了人群。

屠苏也不好再说什么,运起腾翔之术跟了上去,徒留身后一群尖叫的花痴。

——慕容府——

“为何……”无缘无故的帮我?他没有说完,因为他知道慕容白能明白。

“你有你的难处,我有我的需要,很公平。”慕容白转身绕到书桌后坐下,从旁边拿过一卷半掩着的典籍。

“什么?”屠苏有些疑惑,他现在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什么是可以利用的。

……

“你身上的这股凶煞之气,是从哪来的?”慕容白抬头,酝酿了很久,出口却还是有些不太对劲。

“幼时所得,并不知如何得来。”屠苏自然不可能将自己的情况尽数抖出。

“你是外乡人,如若没有去处的话就在这里住下吧。”慕容白突然沉默,要不把他留下来,慢慢研究。

“……多谢。”屠苏行了一个抱拳礼,在这里他除了慕容白谁也不认识,而且他隐隐觉得,不能让慕容白孤独下去了。

“客房在后面,天色将暗,你就住在那吧。”屠苏的爽快在慕容白眼中却如理所当然(白白从来没请过人,就算请过,白白这么帅,也没人会拒绝的不是。),他说完就低头看起了手中的典籍。

“……”屠苏看了看低头看书的慕容白,转身离去。

“等等。”慕容白突然叫住屠苏。

“我看到你也是用剑的吧,既然你现在没有剑,这把剑送你。”慕容白将剑丢了出去,“虽然没有灵力凝成的剑强大,但却比灵剑稳定。”

屠苏伸手接住,那是一柄冰蓝色的剑,套着一只同色剑鞘,霎是好看,唯一奇特的是这把剑没有剑格,屠苏抽剑一看,蓝色的剑身反射出寒光,入鞘:“好剑!多谢。”

屠苏提剑走远,慕容白不自觉地盯着他看,渐渐竟然有些恍惚,那人的背影就和那时离开他时一样,一样坚定而不可分担……

……?!

离开?奇怪,我并不认识他,他又怎么会离开?但那种熟悉的感觉越加庞大,仿佛记忆深处有些什么翻涌而出,但仔细回想却又遍寻不到。

记忆?慕容白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的记忆有很长一段是模糊不清的,就像蒙上了迷雾,无论怎样也消散不去……

一定是最近太累了产生幻觉了吧,慕容白摇了摇头,转到书桌后拿起一部典籍看了起来,再看一会也去休息吧。

现在的他们还不明白,以至于当他们后来回忆起这时时,总是相视而笑。

——未完待续——

不太懂人情世故的两只,对对方的莫名信任也是萌萌哒。

lo主有话说:好吧,实际两人的情况很像的,一个是因为煞气,一个因为心魔,都没办法待在人群中,因为不常与人交流,所以才显得冷漠,本性都是善良滴好孩纸。

这里白白的兰兰属性开始有些显现出来了,虽然还不太明显。

白白真是写一次心疼一次,苏苏还有晴雪,那你呢?😭😭

所以还是写崩了。

注:剑格就是剑柄与剑身连接处的突起部分,但是白白的好像也没有,那说不定慕容家用的剑都是这种,所以拿给苏苏的也是这种。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