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宁致远×苏志文】杨晓雪穿越事件簿

chapter nine 他乡遇故知

由于魔王岭出入比较便捷就是水路,所以我们先坐小船到外面的一个驿站馆,之后骑马到广州以后,再到大码头转轮船去上海。所以当初苏志文到底是怎么想到要来这里的?

——魔王岭码头——

我站在码头上,这里的摆设和剧里没什么不同,不同的是我要走了,在这里待了半年之久还真有点舍不得呢,算了?又不是不回来了。

“小雪,致远,佩珊,你们去了上海要注意安全,小雪,他们俩你多加照顾些。”

“是,干爹,你就放心吧。”

“宁叔叔,就此别过。”

“好。志文,下次还要来啊。”

莎莎呢?我看了半天也没见她来,我在这里翘首以盼,你倒是赶紧来啊。

“晓雪姐!晓雪姐!”来了,果然看到穿着粉衣的乐颜。

“莎莎,你总算来了。”我将乐颜指给萌萌看,“干爹,她叫乐颜,是魔王岭上种花最好的人。她调香的天赋很好,这段时间我不在,我让她来帮衬你,啊对,干爹可别亏待了人家。”

宁萌萌边听边笑,最后拉着乐颜直看 : “还是我女儿对我最好,还知道跟我分忧,乐颜是吧,愿意到宁家来吗?”

“愿意,愿意。”乐颜一脸哀怨地看了我一眼,扯开笑容对着萌萌笑了笑。

“好了,就这样吧。小雪你们快去吧。”萌萌刚发话,我便看到一直站在一边装空气的两只跳上了船。

魔王岭的河道不宽,所以船自然也不是什么大船,虽然这么说,却也不小。这是一艘帆船,船舱还是挺宽的,由于较小,并没有设立什么房间,我提着两只箱子(有一只是佩珊的)找了个靠水边的位置,除了我们的船后面还有两艘,装着花种和香水。

“干爹,走了,他俩我会照顾好的,一个月我们就回来,到时候还你一个健康的继承人和健康的女儿。”我看到还站在码头上的萌萌,想着他一定是放心不下那两个熊孩子。

总觉得这次去上海有点不对劲啊。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我看着向后移动的水流有点心烦。

出来的水路不长,很快就到了外面的驿馆,我们稍作休息。

在驿站里,致远和佩珊又开始打闹,我看了苏志文一眼,发现他一直宠溺地盯着致远,那眼神,温柔的都要出水了。

我看他,他还看我笑,然后又去看致远了。

啊哦!今天也是心塞塞!( ・ิϖ・ิ)っ

致远,你还是随我回去吧,啊?

吃了顿饭,过程闪瞎眼,我说致远你要不要那么献殷勤,给我留点行不?看着不断消失的肉我欲哭无泪,想拉都没办法,总不能说你是有夫之夫吧,那岂不是要死。

唉!我们还是快回去吧,啊?

终于吃完饭,终于又要启程了,因为有货物,所以也没骑马,而是租马车。

马车很稳,毕竟路都是修好的,到了傍晚时分到达码头时,我已经快睡着了。倒是两个熊孩子精神得很。

下了马车,紧接着就要上邮轮,因为船票已经买好了。船什么的以前也有坐过,但是次数不多。

“哇!这就是邮轮啊!”宁致远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虽然我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但我还是想鄙视他怎么破?

“宁致远,你声音小点行不行?太丢人了。”好吧,有人已经帮我干了,不用我动手了。

“好了,上船吧,我们可能要在船上多呆几天。”苏志文还是这么温柔,算了,暂且原谅你了,但不准打致远的主意。

“好。”我提着佩珊的箱子上船。

“嘟……!嘟……!”随着长长的鸣笛声,邮轮开动了起来。

邮轮上的环境还不错,房间是双人间,我和佩珊一间,致远和苏志文一间,我怎么觉得越想越不对劲,突然好后悔自己是女的,怎么破?

收拾好房间出门,宁致远和宁佩珊站在甲板上吹风,而苏志文却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苏先生呢?”

“志文去清点货物去了。”

“哦,对了,你们会晕船吗?”

佩珊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而宁致远则大咧咧地开口:“当然不会罗,晕船那种娘们兮兮……”话没说完,他的脸色突然变了。

只见他三步并做两步地冲到船边,撑着“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哟!遭报应了吧!大言不惭!”

“来,我帮你按摩按摩。”我伸手按住他的鸠尾穴,它位于身体前中心线之上,在最底下肋骨稍下之处。只要一边吐气一边按压此处6秒钟,如此重复10次便能调整胃的功能,缓解症状,“来,跟着我的节奏,吸气,呼气……”

……

“谁让你上船之前吃那么多,下次少吃点。好些了吗?”

“好多了。”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精神不太好的样子。

“算了,也就两三天就到了,你好好休息,别到处乱逛。”真拿你没办法。

“哦。”也许是晕船很难受,他很明显没力气和我说话。为难病人可不是我的作风,只好扶他去房间休息。

“杨小姐……”

“苏先生,以后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相处,叫我小雪就可以了,你比我大两岁,我就叫你苏大哥吧。”

“好,小雪。说起来,小的时候也有个妹妹叫小雪,她叫我文哥哥,只是好多年没见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我转过头,苏志文两手撑着船舷,眺望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等等!

“文哥哥?!!”我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什么。

文哥哥啊,我小的时候也有个文哥哥。小雪?文哥哥?难道他也是穿来的?

“小雪!小雪!你怎么了?”我讶异当场。

“文哥哥,我是小雪啊!”我一把拉住他,他乡遇故知,好激动啊!怎么破?

“我知道……小雪,你是小的时候在苏州时的小雪妹妹?”好吧,温柔的男神也是会激动的。

“对啊,文哥哥,你也是穿越来的吗?”

“穿越?穿越是什么?”

不对啊,他怎么会不知道穿越?后世穿越这词传播广泛,就连老人家都知道,怎么他却好像从没听过。可是他的确是我小时候的朋友,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他不是穿越来的,而是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人?不对啊,那我呢?

那天我解开了一个秘密,虽然时代不同,但我原本的世界和这个世界似乎交错相接了起来,后来也的确证实了,因为我回到苏州的家中,父母还是那对父母,从小到大我一切的事情他们都知道,除了我上的不是大学而是私塾,若不是那包不同于这个世界的种花的工具的确存在,我还以为原来的那个世界只是我臆想出来的呢。

——to be continued……(~Q~;)

(lo主有话说:关于时空架构的问题,这个世界可以说是既是女主的世界也是剧情的世界,也就是两个世界的糅合,女主的父母也的确是女主真正的父母,只不过记忆的一些小小细节被更改了。而两个世界融合的开始就是从女主穿越时开始,也就是说女主既是现实世界的人也是剧情世界的人。)

女主的狗血身份是为了更便于爬墙和助攻的,虽然她现在还是尘远党。

对了,现在我所揭开的世界只是差不多一半而已,后面还有,只不过女主还没发现。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