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苏兰/苏白】散魂之后(又名两个高冷的爱情)

第一章 魂聚,初遇

【本文百里屠苏×慕容白,不喜勿入,专业拆cp二十年。】

“此生虽有遗憾,并无后悔……晴雪,帮我照顾好兰生……”屠苏躺在晴雪怀里,化为星点渐渐飘散。

——石牛镇——

有镇妖者,复姓慕容。承祖辈遗志,守一方平安。

慕容白近日有些坐立难安,他的心魔已经许久未曾出现过了,这本是好事,可越是这样越是让他不安。

这几日,他修炼用的石台上空萦绕着一股凶煞之气,可偏偏又始终寻不到源头,好在那煞气虽然有逐渐增强之势,但也没什么特别的动静,几日下来双方倒也相安无事。

只是今日却是有些不同寻常。

慕容白放下手边的卷轴,闭上眼,单手支着桌角揉了揉额角,好看的眉微微皱着。

半晌,他抬头向那石台看去,他翻遍了慕容家传下来的典籍也没能找到关于这方面的记载,也不知这是好是坏。

慕容白暗自思考之际,突然察觉到空气里的一丝异动,忙站立起来,右手放在了剑鞘上,眼睛紧紧盯着石台。

只见那石台之上,突然隐现了一些细小的光点,围绕着石台转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清晰。

突然那些光点快速旋转了起来,逐步凝聚一个形状来,竟似是一个人形。那人形逐渐凝实,而与之相同的是煞气也越加强了。

慕容白只觉不能在等,抽出长剑向石台急射而去。

“铛!”屠苏刚回复知觉便感觉一道疾风向右侧袭来,伸手一挡,长剑撞击在他的臂甲,反手一敲剑身将其弹开,便睁开了眼。

“兰生?!”屠苏刚一睁眼便看到满眼惊疑不定的少年,平时毫无波澜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但当他看清少年时却是眼底一暗。

“抱歉。”少年的眉眼很似兰生,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但两者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阁下是什么人?”慕容白长剑一收,在空中挽了个剑花,“唰”的一声归于腰间的剑鞘,他能感应得出,这人虽然身带煞气,却并无恶意,他不是一个容易放松警惕的人,但是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却让他觉得安心。

“天墉城百里屠苏。”屠苏的话永远简明扼要。

这一幕有些熟悉,就像那时……

……

“在下方兰生,不知道兄台尊姓大名啊?在何处修仙呀?我听说江湖侠客救人于水火不喜自夸,浩浩深恩不求回报,舍生取义,杀身成仁……”

蓝衣少年的声音犹在耳边。眼前这少年却只是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墉城?慕容白从来没听过这个地方,但若是个修仙门派又怎么会有这般身带煞气的弟子,更可疑的是,他的出现方式如此怪异。

但怀疑归怀疑,礼貌还是要有的:“在下慕容白。”

慕容白的动作优雅得体,不似兰生那般欢快跳脱。

“敢问阁下为何出现在我家?”慕容白虽然知道不会有危险,但他老占着自己的地盘总是不行的。

“你住在这?”屠苏抬头打量起了所处的环境,不禁皱起了眉头。一个虽然宽大却昏暗又冰冷的山洞,便是眼前少年的住所?

“慕容家世外镇守此地。”慕容白避而不答,却又似乎回答了。

“镇守?”屠苏有些疑惑,运起灵力,红色的灵力触须向四面八方探去。

慕容白自然也感受到了,这灵力……虽然有些奇异,但其中暗藏的力量却是中正平和,带着浩然正气。

灵力越向下探去,屠苏的眉头皱地越深,忽的他睁开眼睛。

“此地竟有如此恶妖。”他的额头渗出一层薄汗,显然是花了些力气。

慕容白默不作声,似乎并不打算回答。

“抱歉,在下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若是打扰这便离开。”屠苏起身一揽袍摆跳下了石台。

“请便。”慕容白向旁边一让。

“告辞。”屠苏抬手一礼,便向洞口走去。

慕容白盯着那人离开的背影,这样的人去到镇上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要不还是把他留下来观察观察。

“……”刚要开口,慕容白脸色一变,转身像后山看去。

“轰隆隆!”山洞摇晃了起来。

遭了!封印松动!慕容白定住身形,转头向洞口看去,却正巧看到那抹身影矫健一跃,方向竟是头顶的祭坛。

不及多想,慕容白也冲了出去,爬上通往祭坛的阶梯。

“叮!”刚靠近祭坛便听到了金铁交击的声音。

屠苏手握一柄由灵力凝成的长剑与几只妖物混战在一块,还有一只则趁屠苏分不开身时,向祭台上摸去。

“妖孽!住手!”慕容白长喝一声,几步跨过。

长剑向那妖划去,那妖往后一退,同时伸出手爪向慕容白的脸撩过来,慕容白头向后一仰,身体也跟着起来,双脚蹬到了妖物胸口上,一个倒挂金钩将那妖物踢了出去。

慕容白在空中一翻,白衣飘飘,潇洒落地。那一脚极重,妖物踉跄了好几步才扶着下巴停了下来,吐出了一口血。

这边屠苏将另外几只小妖击杀,提剑走了过来,注视着那只妖物。

也许是因为同伙都被斩杀,它看了看两人,转身逃走了。

屠苏想去追,慕容白伸手挡住他,摇了摇头。

灵力一收,长剑消散,屠苏拉了拉衣服,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石牛镇。”慕容白说完转身就走。

——未完待续——

(注:好像把白白写的太冷漠了点,果然我就是抓不住重点。)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