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宁致远×苏志文】杨晓雪穿越事件簿

chapter seven 本不应出现的人

【终于可以打峰宇的tag了,po主是有多抓不住重点】

乐颜家外——

“莎莎!莎莎!”我站在门外焦急道,快点,快点,来不及了。

“晓雪姐?怎么了?这么急?”

“莎莎!那天致远被蜜蜂蛰了以后,你见到夏蝉了没有?”

“没有啊,晓雪姐,我也在找她。”

“遭了,我忘了剧情里,那天以后她会被人绑架,我怎么早没想起来。”

“绑架?是谁?”

“文世轩。”

“文家的二少爷?那现在怎么办?叫警察?”

“不行,没有证据,只会打草惊蛇。”

“那怎么办?”乐颜显得有些焦急,想想也是,毕竟夏蝉和她在一起也有一年多了。【别想歪。】

“静观其变。现在夏婵暂时不会有事,但是难保事情突发,对了,我听说夏阿贵要娶春苗是吧?找个聪明的能信任的人那天盯紧了,最好能抓住一个人问问清楚,抓住把柄最好。这样夏婵也能快点回来。”

“好。”

“对了,莎莎,记得不要让第四个人知道。我先回去了,今天出来的时间长了些。”

“好,知道了,再见。”

宁府门口——

“杨小姐,请跟我来。”我一路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宁家,结果一进门就被福伯拉住。

“福伯,你这是要带我去哪?”我随着福伯在长廊里走着,有些疑惑。

“杨小姐,老爷托付我找你去见他。”福伯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说道。

“哦。”我点点头,干爹找我干什么?

“干爹?有什么事吗?这位是?”走过回廊,老远便看到花厅中的两人,一个穿着白色西服的青年男子正优雅地低头喝茶,看不到相貌,有客人?

“小雪,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这位是从上海来的苏志文苏先生。”干爹将我拉到他面前,而与此同时他抬起了头,“这是小女杨晓雪”。

马天宇?!我了个擦!小宇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活色》里没有小宇子吧。

“杨小姐你见过在下?”也许是我的惊讶表情太过明显,青年有些奇怪地问道。

“没有,只是觉得苏先生的相貌堂堂,有些惊讶。”我忙编了个谎,苏志文,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小宇子,小宇子的民国剧……

“多谢夸奖,杨小姐也是天生丽质。”苏志文可能没想到我会说这个,愣了愣,笑道。

“小雪,苏先生想为宁家在上海做香水鲜花代理,这方面你比较熟,你带苏先生去转转花坊和花田。”

“好的。苏先生请。”

宁家花坊——

我一面为这位突然出现的苏先生介绍花坊里的作业流程,一面却在思考着这个熟悉的角色出自哪部剧。

“啊,对了。”

“杨小姐,你怎么了?”

“没事,苏先生要不要去花田里看一看?”

“嗯,劳烦杨小姐带路。”苏志文很温柔的笑笑。

“不麻烦。应该的。”我在前方走着,很快来到了宁家的花田。

看着正在观察玫瑰花枝的苏志文我陷入了思考。

苏志文是几年前的一部剧里女主角的男朋友,只不过时间太久,我几乎都记不得剧情了,看他比我大两三岁的样子,很可能已经和那个什么什么云结婚了。

也许是注意到我的视线,他转过头来对我笑了笑。

瞬间脸红什么的我才不告诉你们呢,他的笑容真的很美,总让我想起尧大的花神,但又不同于花神,他是一个复仇者,而且结局惨淡。我突然很想救他,可是我忘了剧情,而且我也没理由与他去上海,更何况出去以后这个世界可能更复杂。

“唉?苏志文?你怎么在我家?”我在暗自神伤,一个熟悉的声音却从我身后传来,不用多说,除了宁致远还有谁?

“致远。”苏志文先我一步和宁致远打招呼,他的表情瞬间变了,笑魇如花,和面对我时完全不同,好心塞啊!怎么破?

话说,你们什么时候搭在一起的?我看着恨不得一整个人都趴到苏志文身上的宁致远,我嘴角抽了。诶?等等,你摸哪呢?

哎哟!不对劲,宁致远在吃苏志文的豆腐。宁致远你不能背叛探长啊,我头脑一热,嗖嗖两步走过去,一把将宁致远从苏志文身上扯了下来。

“喂!你干嘛?我和志文叙旧呢。”

“苏先生,你没事吧。”我看着低头拉伸自己被压皱的衣服的苏志文,有些歉意。

“没事,致远一直都这样。”

“宁致远,你别遇到个人就往他身上扑好吗?亏得苏先生不计较。”我伸手一扯宁致远的耳朵,几天不收拾你,当我是病猫了是吧?

“诶诶诶!好痛!住手!志文救我!”

“好了,杨小姐,我真的没关系。”

我一甩手,无奈耸肩,这两个一个傲娇,一个宠溺,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嘛,不对,我怎么能背叛组织呢?

“那啥,既然你们认识,那致远你带苏先生去看,我先走了。”不行啊,我不能背叛组织。

没等她们回答,我径自穿过花田跑走了。

“她怎么回事?”宁致远一脸诧异地看着苏志文。

苏志文微微笑着摇摇头。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