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宇峰飞

喜欢写峰哥的主攻文,受文亦吃。
文笔渣渣。更新很慢。
宅腐双休的业余写手一枚。
清新,重口味,随意转换。
乐于开坑,乐于作死,简称坑神。
此lo只有峰哥主攻文。
宅腐双休的坑货。
更文不定。
现在想想,果然是: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宁致远×苏志文】杨晓雪穿越事件簿

chapter two 宁家有个宁萌萌

“嗯,好痛啊!这里是……嗯,对,我穿越了。”捂着额头坐了起来,脑子里一片混乱,看着周围豪华的一切有些反应不过来,低头一看床边还趴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再看着他身上的浅黄色复古西装,脑中错位的神经终于重组,自己穿越了。 

穿泥煤的越?!我暗骂一口,回头打量起房间,所以这里是宁府罗,没想到比剧里还奢华啊!我看着屋子里金光闪闪的金器,玉器,哇擦!好大的青花瓷瓶! 

嗯?怎么还有股香味?不是吧,这里的人竟然真的点香,我还以为是电视剧瞎编的呢,等等!那个竹榻……不会就是宁致远的那个吧,难道这里是宁致远的房间?不管了,既然在宁致远家,那我得想办法住下来,既来之则安之,哈哈哈,我要近距离围观你们搞基。 

“宁致远!你又干了什么好事?!”正当我偷笑之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进来,随后一位穿着黑色长衫的帅大叔出场。丝尊!(某晴:女儿,你串场了。)不对,是宁昊天宁萌萌。 

“……嗯?爹?你怎么来了?”宁致远听到这声音坐直身子,揉了揉眼看着进来的萌萌。

“宁致远!姑娘,你没事吧,这小子没欺负你吧?”萌萌十分生气的怒斥一声,随后就和颜悦色地对着我道。

哇(⊙o⊙)!宁萌萌的变脸神技!

“啊,对了,你醒了?话说,你怎么晕倒在桃花林里的?”宁致远也将目光投向了坐在床上发呆(?)的我。 

“我……我叫杨晓雪,是苏州人,我是一个……园艺师,听说魔王岭这里的人都很会种花,所以,我想来看看,……嗯,魔王岭挺大的哈……”听到问题,我赶忙翻身下床,瞎编一气,表情极其无辜,说到这里还为了配合剧情尴尬的挠挠后脑勺,“那啥……我迷路了。”

“原来是‘生花妙手’杨晓雪杨小姐啊,久仰大名,听说在你手下任何植物都能放射出最美的光彩,甚至能起死回生,真可妙手。”宁萌萌抱拳一礼,唬得我一愣一愣的。

“你……谬赞谬赞,请别叫我杨小姐,叫我小雪就好,就好。”这里也有一个我?还是什么“生花妙手?还好,还好,种花我还是挺在行的,这个身份也不会穿帮,(我:亲妈诶,你都给我什么鬼设定?这么玛丽苏!某晴:不这样你能留下来么?你以为你想留就留啊,那可是大户人家诶,来来来,快来感谢我。某雪:-_-||……) 我也连忙回礼,被长辈作揖可是会折寿的。

宁致远一听,来了念头,抢白道:“既然你是什么‘生花妙手’,又初来乍到,肯定没地方住,不如就在我家住下,帮我料理我家的花草如何?免费住宿哦。” 

“宁致远!你怎么这么无理?……晓雪姑娘,小儿愚钝,不要介意。”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宁萌萌你那期待的眼神能收一收么? 

太好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摆摆手,忙道:“宁老爷,没事,没事,我正愁没地方住呢。致远救了我,我也好还他一个人情,真是解了我燃眉之急。”

“那好,小雪,我先去准备契约,待会就签,如何?” 一听这个,萌萌立刻就换了称呼,笑眯眯地去拿契约去了。

“好好!”我忙道,顺利get!心里默默比了个yes。 

两人看着宁萌萌消失在门外,宁致远突然转过头来盯着我从头打量到脚,又从脚打量到头。 

“你……盯着我干嘛?”被他看的发毛,我不由打了个寒颤。 

“看不出来会‘迷路’的杨大小姐,还会种花。”宁致远调侃,在某两个字上特地咬字很重,一脸兴味地看着我。 

“我去!我才没……呵呵。”刚要反驳,突然想到这样事情就败露了,只好干笑两声。转过身去出了门,独留一脸探究的宁致远。 

我出了门走到一个角落左右看了看,宁致远没跟来,拍拍胸,吐了吐舌头,虽然引起了宁致远的怀疑,不过好在顺利住进来了不是? 

——to be continued……~\(≧▽≦)/~

(lo主有话说:我声明一下啊,这个绝对不是言情文啊,这只是过渡,过渡。

女主身份有伏笔,联想一下小外公的身份就知道了。)

评论

热度(6)